澳大利亚的失业率已跃升至去年年中以来的最高水平,达到5.2%,略低于分析师此前的预期。这给澳储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RBA)带来了更大的降息压力,该行可能最早将于下月考虑降息。
5月16日,ABS(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澳大利亚统计局)报告称,尽管4月份工作总人数增加了2.84万,但是失业率仍然连续第二个月小幅上升,高于3月份修正后的5.1%。
4月全职就业人数减少了6300人,但兼职就业人数增加了34,700人,由于选举委员会通常在联邦选举之前要招聘一些临时工作人员,因此当月兼职人数一般都会有所增加。
失业率趋势报告已连续四个月上升。统计局的报告还显示,就业不足率已上升至8.5%,较3月份的数据上升了0.2个百分点。

在澳大利亚各州,新州失业率升至4.5%,维州升至4.9%,南澳升至6.1%,西澳升至6.1%,塔州升至6.8%。昆州的失业率则降至5.9%。
澳储行在上周发布的货币政策声明中称,失业率是未来澳储行决定利率政策的一个关键参考因素。
澳储行还指出,失业率需要降至4.5%,才能将通胀率推回到2%至3%目标区间的中间水平。
5月16日就业数据公布后,澳元立即下跌,从69.25美分跌至69.08美分。
在就业数据公布之前,金融市场认为澳储行会在下月会议上降息的可能性为41%。
5月7日,澳储行将现金利率维持在1.5%不变。自2016年8月以来,澳储行一直将现金利率维持在1.5%的水平,理由是就业增长稳定及全澳房地产市场低迷。

财经编辑Ross Greenwood预计,澳储行今年将降息两次。
在5月16日上午的一次采访中,他指出,澳大利亚三家规模最小的银行(ME Bank, UBank, Bankwest)已经下调了可变贷款利率和固定贷款利率。
他说:“有趣的是,在联邦大选进行的时候,澳大利亚的经济在不断放缓,目前人们预计澳储行今年不得不在8月和11月降息两次。5月15日,Bankwest的利率就下降了,他们将3年期固定贷款利率削减了0.5%,至3.48%。与行业养老基金相关的ME Bank也将其可变贷款的利率下调至3.78%,这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你通常不会看到银行下调可变贷款利率,只会看到固定贷款利率下降)。”

Domain经济学家Trent Wiltshire也表示,澳储行很可能在2019年降息两次,将现金利率降至1%的历史新低。
他在本月的早些时候说:“尽管经济增长放缓,通胀率低于预期,但由于就业增长强劲,失业率也很低,澳储行一直不愿意降息。然而,现在通胀率已如此之低,澳储行不得不考虑在未来几个月内降息。”
他还表示,降息将提振房地产市场,减缓房价进一步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