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一名资深国会议员最近对一项“肥差”进行揭发,即退休政客可以在海外找到大使馆工作这样一份美差。他说,这只不过是一种伎俩,说明政治体制出了问题。

工党党魁肖顿(Bill Shorten)建议前外交部长毕晓普(Julie Bishop)担任下届驻美国大使,他说,“毕晓普很优秀,我们不能浪费人才。”

现年62岁、时尚前卫的毕晓普将成为前部长中最新一位代表澳大利亚担任驻外大使的人,她的薪水预计将达到36万元!

澳大利亚前政客经常被派往英国、欧洲、新西兰和日本的一些城市担任要职,但前独立议员温德斯尔(Tony Windsor)说,这“基本上只是一种伎俩”。

他说:“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都是表面性的工作——所有的工作都是由外交专业人士来做的。”

Next up, Washington DC? Labor leader Bill Shorten has hinted he would send Liberal Julie Bishop to the United States - but she has said she wants to go back to the private sector

这位经验丰富的议员表示,将会有“很多人像她(毕晓普女士)一样优秀,但支出的成本会低得多”。

温德斯尔还表示,为了鼓励议员不要在议会中捣乱,他们经常会获得一些轻松的工作以此让他们变乖。

毫无疑问,在政党中,这类套路被用来让人们在议会里保持安静。

国会议员将被告知:“如果你在这个问题上引发派系纷争,你出任驻伦敦大使的机会就会消失。”

“即使是为了获得一份员工的工作,现在你也必须证明自己对上层是忠诚的,不会破坏整体稳定。一个风平浪静的体系会变得非常平庸。这是一个平庸的体系!”

She would take the place of Joe Hockey - who replaced the tennis court at the ambassador's residence and is pictured holding a BBQ

一些政客最近均获得了重要的外交职位(驻日本大使,前西澳州长Richard Court);梵蒂冈(前国会议员Tim Fischer);意大利(前部长Amanda Vanstone)和布鲁塞尔(前自由党领袖Brendan Nelson)。

伦敦是一个受欢迎的目的地,英国的这一外交职位甚至由同一家族的成员担任。John Howard的外交部长Alexander Downer追随其父–Robert Menzies的移民部长Alexander Downer Sr,成为在伦敦澳大利亚高级专员。

Alexander Downer Sr, Australia's High Commissioner in the United Kingdom (1963-72)Alexander Downer Jr, Australia's High Commissioner in the United Kingdom (2014-2018)

与此同时,驻北京的首席外交官这个不那么舒服的角色一直完全由公务员担任。

最近的三名代表——Jan Adams、Frances Adams和Geoff Adams在被委任为大使前都有很长的外交从业生涯。

一位外交消息人士说,这一职位只适合“非常资深、非常安全”的政府工作人员,他们有与中国合作贸易的经验,“不能在中国摆出一个吹牛大王的架子”。

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主管怀尔德(Daniel Wild)表示,各方的政客显然只是在为自己着想。

怀尔德说:“政客们把工作机会让给其他政客,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说明永久政治阶层是如何为自己谋利,而不是照顾主流澳大利亚人。”

“无论他们站在政治的哪一边,我们所有的政客都是靠纳税人的钱过上了轻松的生活。”

澳大利亚将于周六举行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