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原文报道截图

中美在多个领域进行越来越公开化的竞争,使众多国家面临一个选边问题,尤其是对那些美国的亚太盟友和伙伴而言,是放弃经济合作倒向美国,还是维持平衡路线在中美之间寻求利益最大化。澳大利亚作为美国的军事同盟,其权衡选择具有一定代表性。

5月14日,《纽约时报》以“中国崛起如何撬动美澳同盟”为题,指出中国的广阔市场和经济收益使澳大利亚不得不面对现状,在众多棘手问题上与美国拉开距离,美澳特殊同盟关系已变得不再特殊。原文如下,以供参考:

要搞懂美国在对华贸易上为什么难以号召盟友建立一个全球联盟,了解一下澳大利亚东南和西南沿海起伏的山峦溪谷间正在发生的事情会有所帮助。曾经酿制许多口感清爽的白葡萄酒和果香浓郁的红葡萄酒、深受美国消费者欢迎的葡萄园,如今也在生产更朴素实惠的产品,在迅速扩大的中国饮酒者市场中,它们受到特定顾客群的青睐。自2008年以来,澳大利亚对美国的葡萄酒出口已减少了37%,对中国的出口则增长了959%。

美国在全球各地的传统盟友们正在为一个不再以美国为经济中心的世界做准备。尽管与中国做生意有种种烦恼,但事实证明,简单的经济地理逻辑比历史上的盟友关系更为重要。这种矛盾在许多与美国有着深厚经济联系的国家都很明显,包括韩国、日本和德国。不过,没有任何地方比澳大利亚对这种拉动力有更强烈的感受了。

澳大利亚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最亲密的盟友之一,如今却发现自己被最大的出口市场中国拉向了相反的方向。在定于今年5月18日举行的大选中,澳大利亚两个主要派别都呼吁采取平衡外交政策,以维护澳美安全联盟,同时寻求促进与中国的关系。

澳大利亚与美国的文化联系仍很强大。两国的军队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并肩作战,最近还一起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国的情报机构分享着他们的一些最机密的情报。但是,就冰冷无情的经济利益而言,澳大利亚的政商领导人现在已把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作为同等重要的合作伙伴来加以谈论。

“我们的利益与美国不完全一致,”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捷锐(Geoff Raby)如是说,“我们不能与美国一道采取把中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为前提的政策。”澳大利亚本质上是一个设法在世界经济中找到定位的中型国家,想与两个超级大国都保持良好关系。澳大利亚在国家安全事务上相信美国是自己的盟友,但也知道自己经济的现在和未来都与中国紧密相连。

上图为澳大利亚对华葡萄酒出口份额高涨,下图为澳铁矿石出口

自2015年以来,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一直存在着一项贸易协议。中国庞大的人口和快速的增长,不可避免地把更多的国家拉入其经济轨道。这种强大的吸引力使美国感到不安。例如,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关系密切的盟友征收了钢铁和铝制品关税;退出了TPP;还采取了削弱世界贸易组织的做法。

由莫里森(Scott Morrison)领导的现政府一直在寻求与美国和中国都保持密切的关系。澳大利亚工党(Australian Labor Party)对特朗普的态度不那么友好,他们的大选目标是自2013年以来重新掌权;他们欣然接受与中国的经济联系。

澳大利亚民众普遍认为,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太重要了,不能搞砸。看一下澳大利亚的经济结构就知道原因。澳大利亚最有经济价值的出口是大宗商品,包括铁矿石、煤炭和天然气,这些商品为中国过去30年的经济增长提供了原材料。但这些自然资源产业只是澳大利亚经济的一部分。

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的这句话与他一起成为了历史

澳大利亚大学有约16.5万名在中国留学生,他们是大学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中国的买家还直接影响了澳国地产业的繁荣与冷清。澳大利亚的葡萄酒业曾几乎完全面向国内市场,后来扩大到向英国出口,再后来向美国出口。但在过去10年里,三股力量的结合使中国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葡萄酒出口市场。除了葡萄酒,护肤品方面也是如此。

实际上,自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开放经济后,人口和地理的组合使得澳大利亚向中国经济轨道转移变得不可避免。过去几年发生的变化是,世界贸易体系出现两个分支的风险,给澳大利亚带来了需要在两边都保留选择的紧迫感。

澳大利亚工商界或政府不必硬性地与中国或美国结盟,加入一方,排斥另一方,理智的做法是保留所有的选择。但对澳大利亚经济和地缘政治来说,理智的做法意味着澳大利亚与美国曾经有过的特殊关系已不再那么特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