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Scott de Bruin的和牛牧场距中国7200公里,但是这家澳大利亚牛肉生产商与中国的关系非常紧密。
他表示,今年5月,中国客户(比如上海历史悠久的浦西地区的Nest饭店和北京的柏悦酒店)订购的该农场高脂肪牛排数量较上年同期增长了50%。
从去年开始,全球最大养猪市场非洲爆发了猪瘟,猪肉产量大幅下降,价格也高飞猛涨,人们对替代品的需求猛增。
在南澳Millicent的Mayura火车站附近拥有一个占地3050公顷、饲养着8500头纯种和牛的农场的de Bruin说:“毫无疑问,我们的机会来了。”
在传染性猪流感爆发后,中国的猪肉供应量大幅下降,但从新西兰等供应国进口的牛肉、海鲜、家禽及羊肉数量却在大幅增加。

中国去年进口牛肉超过了100万吨,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牛肉市场,是世界上羊肉出口的首选目的地。
据预测,今年,非洲猪瘟使中国的生猪供应量减少了20%至30%,还导致了猪肉短缺。
澳大利亚肉类及畜牧业协会(Meat & Livestock Australia)贸易集团驻新加坡的市场分析师Tim Ryan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非洲猪瘟对全球肉类市场的影响可能会持续几年,甚至十年。我认为世界上没有其他市场可以填补这个空缺。”
《中国日报》(China Daily)上月援引中国农业农村部(Ministry of Agriculture and Rural Affairs)在北京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今年中国的猪肉进口量(大部分来自欧盟、加拿大和巴西)可能要激增40%,至170万吨,到2020年将增至210万吨。
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的分析师Adolfo Fontes本月称,今年巴西出口中国的猪肉量可能会增长61%,至25万吨。

总部位于新泽西的美国辉宝畜牧制药公司( Phibro Animal Health )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ack C. Bendheim在5月7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告诉分析师:“在过去几个月,为了更好地了解非洲猪瘟的影响,我曾多次前往中国。我认为今年中国市场生猪供应量的降幅可能超过30%。”
RMAC(Red Meat Advisory Council,澳大利亚红肉咨询委员会)主席、澳大利亚农业公司前CEO Don Mackay表示,中国开始从其他国家进口的猪肉和家禽将是今年澳大利亚猪肉市场的机会。
Tim Ryan表示,澳大利亚优质牛肉的价格可能是猪肉的五到六倍,这将限制其在中国的销量。
根据中国农业和农村畜牧兽医局的数据,去年牛肉零售的平均价格为每公斤人民币65.14元,鸡肉是人民币19.19元/公斤,猪肉和羊肉分别是人民币22.47元/公斤及人民币62.34元/公斤。

在今年头4个月,澳大利亚对华牛肉销量跃升三分之二,至72460吨,巴西对华牛肉出货量增长14%,至95700吨。
自2009年以来,受中产阶级消费者需求不断增长的推动,中国牛肉进口总额平均每年增长近90%,自去年8月报道首例非洲猪瘟病例以来,牛肉进口增速已有所加快。
中国已成为澳大利亚低质量牛肉的主要买家。在维州为澳大利亚、中国及其他13个海外国家的高档餐厅生产牛肉的David Blackmore最近将牛肉的价格提高了一倍,但仍无法限制中国买家的需求。
他表示,澳大利亚的牲畜供应量在短期内不太可能回增加。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东部小牛指标(Eastern Young Cattle Indicator)从3月份的低点上涨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