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先驱太阳报》报道,自杀身亡的澳洲人创下了历史新高,平均每天都有8人自杀,因此有机构呼吁,联邦政府应指派一名自杀预防部长,来应对这一问题。

澳洲自杀预防机构提出了这个想法,还呼吁两大主要党派出台《联邦自杀预防法案》,成立全国自杀预防办公室,更好地收集数据。

该机构还提出,希望Centrelink的工作人员、金融顾问、社工、教师及其他人接受培训,发现那些有自杀风险的人。另外,政府应该制定计划,培训工作人员应对处于危机中的澳洲人。

澳洲自杀预防机构的执行长莫雷(Nieves Murray)表示,自杀并不是一个精神健康问题,数据显示,患有精神健康问题的自杀人群还不到总人数的一半。

”自杀预防是很复杂的问题,需要从政府的角度作为一个整体来解决,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健康问题。“

莫雷认为,想要让澳洲人的自杀率降下来,健康系统以外的工作人员也要接受培训,发现那些处于风险中的人,并了解如何引导人们去接受帮助。

”举例来说,社区中接触到处于危机中的居民的人可能不是医生或医院系统的人,可能是Centrelink的工作人员,但他们没有接受相关培训,无法帮助那些有自杀想法的人。“

金融顾问、社工和教育者都是更有可能与有自杀想法的人直接接触的前线工作者。

MATES in Construction执行长Jorgen Gullestrap表示,自杀通常是一种冲动性的行为,而预防工作在人们工作和生活的社区是最有效的。他所在的慈善组织对17万名建筑工人进行了培训,指导他们发现那些因为婚姻破裂、经济压力和酗酒而有自杀风险的人。

”看医生的时候,你和医生相处的时间只有5、6分钟,但你的同事一整天都和你在一起,他们能看到你的行为是否有变化。“

人们在预防自杀的时候需要的服务可能与精神健康并不相关,也许他们需要的是经济顾问,或者其他形式的帮助。

年轻的建筑工人自杀的可能性是其他澳洲男性自杀的两倍多。自从MATES in Construction成立之后,昆州建筑业的自杀率已经降低了7.8%。

去年有超过6.5万名澳洲人试图自杀,而实施自杀的人达到了3128人,这也是史上最高的一次数据。

2017年,自残成为澳洲人死因的第13名,2016年的排名为第15名。

如果你需要帮助,请拨打生命热线13 11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