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克在小酒馆。背后是他的画像。

中美毛衣战的节骨眼上,一个几乎被世人遗忘的澳洲前总理霍克,因病去世,竟然惊动了世界,全球媒体铺天盖地,竟然冲淡了毛衣战的热点。

更有甚者:还差一天,澳洲联邦大选就开票了!自由党与工人党正打得难解难分。霍克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离世,一下子唤起了许多澳洲人,包括华人,对他的敬仰与爱戴,这会不会在周六的投票中,导致工党胜出?甚至,如蝴蝶效应,一下子改变美中国目前的战局?

一个人谢世的人,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威力?

霍克这个人,确实是既传奇,又性情,丰功伟绩一大堆,一位报纸评论人说:直到今天,每一个澳大利亚人,包括外国移民,都随身携带着他的丰碑:全民免费医保卡(Medcare)。

他爱上小酒馆喝啤酒,爱看板球,爱开玩笑,多次当众流泪,闹过情变,却是公认的澳大利亚最具魅力的领袖之一,国家经济现代化背后的主要推手。他推动成立亚太经合组织,有”APEC之父”美誉,也是亚洲博螯论坛创始人之一。

霍克1983年至1991年期间任澳大利亚总理,不但工党总理中任期最长,也是历史上支持率最高的一位总理。

他的故事太传奇。

一个15岁就发誓为穷人而战的总理,终于夺得了澳洲政权

霍克的叔叔阿尔伯特·霍克,通过工人运动,竞选当了西澳大利亚州州长。这对霍克的影响无与伦比。小霍克15岁时就发誓:长大后要掌管整个国家。最后,他还真当上了。

看来,只要制度公平,任何小目标,都是可以实现的。

1952年,一次意外的经历,促使霍克抛弃了基督教信仰。

当时他是个大学生,作为澳大利亚青年代表,到印度参加世界基督教青年大会。活动结束快结束时,代表们正在吃饭,他偶然抬头向外张望,却看到会场大门外聚集了一群饥民,目不转睛地盯着里面正在吃喝的人们。

多年后,霍克对那次遭遇难以忘怀。他回忆道:”我当时对自己说,‘这个世界,肯定是哪儿有问题’,转身就离开了闭幕式,回到房间拿了些衣服,上街转悠,看到那些在贫穷里挣扎的孩子,就把衣服给了他们。对我来说,那是个转折点。”

1953年,霍克到英国牛津大学深造,毕业论文主题,就是“澳大利亚的雇主,串通操纵固定工资问题”。追求财富公平,追求工人利益的价值观,极其鲜明。

霍克邻桌的桌牌,写着“社会主义国际”。

在那个人生转折点之后又过了30多年,大学生霍克成了澳大利亚总理。他向选民宣告,自己理想中的澳大利亚不存在二等公民,而且誓言到1990年,澳大利亚将没有一个儿童,会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有报纸评论说:这两个诺言都没能完全兑现。但《马说》倒认为,兑现的还是不错的。

不管怎么说,所有人都承认:霍克在总理任内的8年,改善了国内最弱势群体生活—— 穷人、单亲妈妈、退役老兵、老弱群体。这使澳大利亚成为全球福利最好的国家之一!

福利好,并不像人们想象的:会带来懒人社会。澳洲的高速公路,从凌晨5点天不亮,就挤满了车辆,大多是小老板去开店门了。因为福利,反而鼓励更多人创业,因为失败了也无后顾之忧。

做纸箱子的,成为2018年澳洲首富。

流泪与大笑:率真的中国缘

霍克有时比较情绪化,喜怒溢于言表,但始终很有魅力。他善于沟通,接地气,喜欢体育,爱喝啤酒,这些都得到工人阶级的赞许—— 这是做工人党领袖必需的。

他嗜酒,女人缘好,名声在外,以致于他在1980年当选国会议员后,宣布戒酒,以免醉酒后行为不端令国家丢脸。

尽管任性,但在国际舞台上,他一边跟美国维持一种建设性关系,同时与中国建立了强大的伙伴关系——都是工人兄弟么!他喜欢中国,从1978年开始,一生曾百余次访华。

但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未的风波发生,面对首都堪培拉议会广场上聚集的中国留学生,霍克顿时泪奔,当场宣布所有中国留学生的签证,立刻自动延长一年!后来,4万多中国学生,因为霍克一哭,获得了澳大利亚永居,这一批人,被称为“四十千”。

这批华人,现在多数成为工人党的铁杆票。

但当他看到中国的进步,向世界文明的靠拢时,又欣然赞赏中国。直接作为发起人,创办了博鳌亚洲论坛!

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澳大利亚是唯一没有陷入衰退的发达国家,霍克就认为:这跟澳中经贸往来之密切,有直接关系。

他对BBC中文网说:”我把澳中关系,放在澳大利亚对外关系中的首位。”

 

霍克揭发2件小事,解秘中澳关系紧张的过节

霍克对BBC中文网说,有两件事,澳大利亚做得不妥。

一是当时澳大利亚政府发布国防白皮书,很”不明智”。他不同意白皮书中,“中国军事扩张对澳构成威胁”的说法,认为与事实不符。

另一件事是:时任总理陆克文,在伦敦一次正式晚宴上,本来应该跟中国驻英大使傅莹坐在一起,却要求换座,颇令人感到冒犯。

他认为澳大利亚不应该把中国崛起视为威胁,而应作为机遇,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认为人员和资本流入,令澳大利亚受益。

不容易:工人与商人共同的领袖

与许多工党领袖一样,霍克的政治生涯,也是从工会运动开始,逐级上升,1969年成为总工会主席。

但1984年,家庭变故,差点断送他的前程。当时,霍克在公众面前泪眼婆娑,谈到自己一个女儿染上了毒瘾,他和全家难捱此劫,他本人几乎要为此辞职。但终究还是挺了过去。

任性的他,在任内还改了国歌,用《前进,美丽的澳大利亚》取代原来的《天佑女王》(英国国歌)——表示“反帝国主义”的工人精神?

这也是霍克留给澳大利亚人的遗产。

他坚决反对种族隔离,于是,当南非一个带种族偏见的体育代表团来澳时,霍克又上来拗脾气,直接下令:禁止入境!滚回去!

有性格吧?

但他并非一个莽撞的政治家。这些真性情,只是更加讨人喜欢。他的率真,以及他的政治视野,帮助了他擅于团结“敌人”,擅长调和矛盾,从而将国家团结了起来。

“他的父亲——牧师Clem Hawke,曾经告诉小霍克:如果你相信天父,那么你也必须相信人类兄弟。”

一位评论人直呼其名,说:鲍勃的“共识式方法”, 将工会运动,和商界连在一起!增加了就业机会,同时通过医疗保险增加了社会福利,并为低收入家庭提供额外的经济支持。”

虽然他们是工人党,但也不搞“国有化”,反而鼓励私人投资。

“霍克先生和(继任者)基廷先生,使澳大利亚实现了经济现代化,民生现代化。“他最值得骄傲的成就,包括读完高中孩子的比例,大幅增加了”。

人们在投票站秘密填写选票。

霍克的突然去世,会使周末大选翻盘吗?

离大选仅剩一天,受人爱戴的工党总理离世,会不会使工党获得更多的“感情票”,从而使岌岌可危的执政党,从比分拉近的票战中,败下阵来?

如果这样,澳洲政府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澳洲政府在美中之间的站队,会不会有变化?因为现在工党的侯选人,在打中国牌时,一直强调说他一旦当选,会第一时间与中国政府接触。虽然自由党也说:不会在朋友(美国),与客户(中国)之间选边站。

这里强调的是:目前的争吵,是政府之间。民间倒没什么。

不管明天谁当选呢,都希望他们超越党派私利,不贪权揽权;也要顺应国际文明潮流,不要闭起门来,假装老大,撑了自己面子,却让老百姓倒霉。

要有自知之明,当一个全民拥护的领导者,而非自以为是。

2014年,霍克接受澳广采访时说:“我在政坛的最后一天,是最开心的一天,因为有个反对党,跑来跟我说,’你是所有澳大利亚人的总理。’这句话暖到了我的心坎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