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克在小酒館。背後是他的畫像。

中美毛衣戰的節骨眼上,一個幾乎被世人遺忘的澳洲前總理霍克,因病去世,竟然驚動了世界,全球媒體鋪天蓋地,竟然沖淡了毛衣戰的熱點。

更有甚者:還差一天,澳洲聯邦大選就開票了!自由黨與工人黨正打得難解難分。霍克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離世,一下子喚起了許多澳洲人,包括華人,對他的敬仰與愛戴,這會不會在周六的投票中,導致工黨勝出?甚至,如蝴蝶效應,一下子改變美中國目前的戰局?

一個人謝世的人,怎麼還有這麼大的威力?

霍克這個人,確實是既傳奇,又性情,豐功偉績一大堆,一位報紙評論人說:直到今天,每一個澳大利亞人,包括外國移民,都隨身攜帶着他的豐碑:全民免費醫保卡(Medcare)。

他愛上小酒館喝啤酒,愛看板球,愛開玩笑,多次當眾流淚,鬧過情變,卻是公認的澳大利亞最具魅力的領袖之一,國家經濟現代化背後的主要推手。他推動成立亞太經合組織,有”APEC之父”美譽,也是亞洲博螯論壇創始人之一。

霍克1983年至1991年期間任澳大利亞總理,不但工黨總理中任期最長,也是歷史上支持率最高的一位總理。

他的故事太傳奇。

一個15歲就發誓為窮人而戰的總理,終於奪得了澳洲政權

霍克的叔叔阿爾伯特·霍克,通過工人運動,競選當了西澳大利亞州州長。這對霍克的影響無與倫比。小霍克15歲時就發誓:長大後要掌管整個國家。最後,他還真當上了。

看來,只要制度公平,任何小目標,都是可以實現的。

1952年,一次意外的經歷,促使霍克拋棄了基督教信仰。

當時他是個大學生,作為澳大利亞青年代表,到印度參加世界基督教青年大會。活動結束快結束時,代表們正在吃飯,他偶然抬頭向外張望,卻看到會場大門外聚集了一群饑民,目不轉睛地盯着裡面正在吃喝的人們。

多年後,霍克對那次遭遇難以忘懷。他回憶道:”我當時對自己說,‘這個世界,肯定是哪兒有問題’,轉身就離開了閉幕式,回到房間拿了些衣服,上街轉悠,看到那些在貧窮里掙扎的孩子,就把衣服給了他們。對我來說,那是個轉折點。”

1953年,霍克到英國牛津大學深造,畢業論文主題,就是“澳大利亞的僱主,串通操縱固定工資問題”。追求財富公平,追求工人利益的價值觀,極其鮮明。

霍克鄰桌的桌牌,寫着“社會主義國際”。

在那個人生轉折點之後又過了30多年,大學生霍克成了澳大利亞總理。他向選民宣告,自己理想中的澳大利亞不存在二等公民,而且誓言到1990年,澳大利亞將沒有一個兒童,會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有報紙評論說:這兩個諾言都沒能完全兌現。但《馬說》倒認為,兌現的還是不錯的。

不管怎麼說,所有人都承認:霍克在總理任內的8年,改善了國內最弱勢群體生活—— 窮人、單親媽媽、退役老兵、老弱群體。這使澳大利亞成為全球福利最好的國家之一!

福利好,並不像人們想象的:會帶來懶人社會。澳洲的高速公路,從凌晨5點天不亮,就擠滿了車輛,大多是小老闆去開店門了。因為福利,反而鼓勵更多人創業,因為失敗了也無後顧之憂。

做紙箱子的,成為2018年澳洲首富。

流淚與大笑:率真的中國緣

霍克有時比較情緒化,喜怒溢於言表,但始終很有魅力。他善於溝通,接地氣,喜歡體育,愛喝啤酒,這些都得到工人階級的讚許—— 這是做工人黨領袖必需的。

他嗜酒,女人緣好,名聲在外,以致於他在1980年當選國會議員後,宣布戒酒,以免醉酒後行為不端令國家丟臉。

儘管任性,但在國際舞台上,他一邊跟美國維持一種建設性關係,同時與中國建立了強大的夥伴關係——都是工人兄弟么!他喜歡中國,從1978年開始,一生曾百餘次訪華。

但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未的風波發生,面對首都堪培拉議會廣場上聚集的中國留學生,霍克頓時淚奔,當場宣布所有中國留學生的簽證,立刻自動延長一年!後來,4萬多中國學生,因為霍克一哭,獲得了澳大利亞永居,這一批人,被稱為“四十千”。

這批華人,現在多數成為工人黨的鐵杆票。

但當他看到中國的進步,向世界文明的靠攏時,又欣然讚賞中國。直接作為發起人,創辦了博鰲亞洲論壇!

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爆發,澳大利亞是唯一沒有陷入衰退的發達國家,霍克就認為:這跟澳中經貿往來之密切,有直接關係。

他對BBC中文網說:”我把澳中關係,放在澳大利亞對外關係中的首位。”

 

霍克揭發2件小事,解秘中澳關係緊張的過節

霍克對BBC中文網說,有兩件事,澳大利亞做得不妥。

一是當時澳大利亞政府發布國防白皮書,很”不明智”。他不同意白皮書中,“中國軍事擴張對澳構成威脅”的說法,認為與事實不符。

另一件事是:時任總理陸克文,在倫敦一次正式晚宴上,本來應該跟中國駐英大使傅瑩坐在一起,卻要求換座,頗令人感到冒犯。

他認為澳大利亞不應該把中國崛起視為威脅,而應作為機遇,歡迎來自中國的投資,認為人員和資本流入,令澳大利亞受益。

不容易:工人與商人共同的領袖

與許多工黨領袖一樣,霍克的政治生涯,也是從工會運動開始,逐級上升,1969年成為總工會主席。

但1984年,家庭變故,差點斷送他的前程。當時,霍克在公眾面前淚眼婆娑,談到自己一個女兒染上了毒癮,他和全家難捱此劫,他本人幾乎要為此辭職。但終究還是挺了過去。

任性的他,在任內還改了國歌,用《前進,美麗的澳大利亞》取代原來的《天佑女王》(英國國歌)——表示“反帝國主義”的工人精神?

這也是霍克留給澳大利亞人的遺產。

他堅決反對種族隔離,於是,當南非一個帶種族偏見的體育代表團來澳時,霍克又上來拗脾氣,直接下令:禁止入境!滾回去!

有性格吧?

但他並非一個莽撞的政治家。這些真性情,只是更加討人喜歡。他的率真,以及他的政治視野,幫助了他擅於團結“敵人”,擅長調和矛盾,從而將國家團結了起來。

“他的父親——牧師Clem Hawke,曾經告訴小霍克:如果你相信天父,那麼你也必須相信人類兄弟。”

一位評論人直呼其名,說:鮑勃的“共識式方法”, 將工會運動,和商界連在一起!增加了就業機會,同時通過醫療保險增加了社會福利,並為低收入家庭提供額外的經濟支持。”

雖然他們是工人黨,但也不搞“國有化”,反而鼓勵私人投資。

“霍克先生和(繼任者)基廷先生,使澳大利亞實現了經濟現代化,民生現代化。“他最值得驕傲的成就,包括讀完高中孩子的比例,大幅增加了”。

人們在投票站秘密填寫選票。

霍克的突然去世,會使周末大選翻盤嗎?

離大選僅剩一天,受人愛戴的工黨總理離世,會不會使工黨獲得更多的“感情票”,從而使岌岌可危的執政黨,從比分拉近的票戰中,敗下陣來?

如果這樣,澳洲政府與中國政府的關係,澳洲政府在美中之間的站隊,會不會有變化?因為現在工黨的侯選人,在打中國牌時,一直強調說他一旦當選,會第一時間與中國政府接觸。雖然自由黨也說:不會在朋友(美國),與客戶(中國)之間選邊站。

這裡強調的是:目前的爭吵,是政府之間。民間倒沒什麼。

不管明天誰當選呢,都希望他們超越黨派私利,不貪權攬權;也要順應國際文明潮流,不要閉起門來,假裝老大,撐了自己面子,卻讓老百姓倒霉。

要有自知之明,當一個全民擁護的領導者,而非自以為是。

2014年,霍克接受澳廣採訪時說:“我在政壇的最後一天,是最開心的一天,因為有個反對黨,跑來跟我說,’你是所有澳大利亞人的總理。’這句話暖到了我的心坎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