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时代报》报道,不是所有零工都想放弃工作的灵活性,来成为有权领取包括养老金在内的其他福利的”正式员工“。

劳动法的专家及维州政府的一项质询正在寻找新的方式,对那些不符合”员工“或”合同工“正式定义的工人进行监管。

47岁的Dennis Peperkamp和妻子Natalie都是学生,两人在Deliveroo担任送餐骑手已经快一年了,他们很享受这份工作的灵活时间。”你想什么时候工作都可以,你可以买保险,自己得到保护,或者自己再找一份工作。“

不过Peperkamp也指出,骑手们都很担心这份工作的危险性,而且没有病假,这就说明,要赚到相同的收入,他们必须工作更长时间。

Rideshare Driver Co-operative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很多骑手不想要成为正式员工。

发言人表示,其实很多骑手的收入低于法定的最低工资。

”我们想要带着生活工资回家,能够负担得起病假,能够每年有时间休息,能够存一点养老金。“
悉尼大学教授Joellen Riley表示,政策制定者需要学习如何监管这个产业。”我觉得我们要更有创意性一些。“

Uber Eats的地区总经理Jodie Auster表示,员工们都很珍惜”成为自己老板“的自由,而且这也不会有损他们的安全,因为Uber Eats也是提供意外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