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做父母的,向来都有着“望子成龙丶望女成凤”的夙愿,而结果呢……

以下引自一位澳洲华人母亲的自诉:

曾经我也想象着把孩子培养成一个独立丶优秀的人,然后功成身退,享受养老的自由时光。

但是最近给孩子辅导作业时,我感到了深深的挫败感……

我早年就移民澳洲,因此儿子在澳洲出生长大,也算是在这里土生土长了,现在读小学五年级。

和国内五年级的小学生那繁重的课业负担相比,澳洲小学生可要轻松不少,大部分作业都是非常灵活的。

澳洲学校非常注重引导孩子阅读各种书籍,我儿子三年级的时候就已经读完了全套《哈利波特》,可想而知他的英语词汇量已经有多大。

以前做过实验,我和儿子一起阅读一篇文章,基本上他读完的时候,我才读了三分之一,而且随着他学的越来越多丶读的越来越多,我们的差距也就越来越大。

其实这和我当初希望的,让儿子成为一个独立丶优秀的人的愿望,是一步步实现的。

可是我却有点开心不起来,甚至开始有些焦虑……

现在的我,因为害怕和儿子的差距越来越大,一有时间就背单词,阅读英语文章,毕竟离开校园已经十几年,记忆力丶学习能力都在下降,恶补英语的这个过程真的很吃力。

我和身边几个好朋友闲聊时也讨论过这个话题,发现他们也有同样的困扰——

他们有的是在澳洲生的孩子,有的是孩子三五岁时来的澳洲,这些孩子都从小就适应了英语环境,而作为家长的我们,更多的时候是在逃避,没有勇气走出华人交流圈。
和国内家长辅导孩子时抱怨题目太难不同,我们的困扰是,看完了一篇文章总是不太能理解它究竟在讲什么,常常因此被孩子抱怨甚至鄙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变得非常害怕孩子有一天长大,离开自己去独立闯荡。

比起孩子对父母的依赖,其实父母对孩子的依赖更大,现在无论出去吃饭还是游玩,可以说孩子是我们最得力的翻译。

对于澳洲的历史、社会,他们也有更客观、更丰富的认知,因此很多文章、书籍理解的比我们做父母的还透彻,很多时候是他给我们讲解这些内容。

澳洲的教育注重培养孩子的独立思维和发挥主观能动性,再加上在澳洲对孩子的保护和尊重,父母的很多观点和意见并不能强加在孩子头上,因此很多时候也挺无奈。

作为父母,一方面很高兴看到孩子拥有了健康丶独立的人格,另一方面那种越来越不被孩子需要的感觉,却让人失落,很矛盾。

可能我们都放不下中国父母的那套思想,在中国,很多父母都认为其实子女是自己的私有物,不愿放手让他们离开。

但孩子在一天天成长,家长也需要跟着成长,最重要的是学会放手,因为孩子其实是有自己的思想的,是有灵魂的,而他们也终有一天将追寻自己的梦想离我们远去。。。

曾经,一位美籍黎巴嫩阿拉伯诗人、作家、画家 纪 · 哈 · 纪伯伦(Khalil Gibran)就用他最优美的语言将这种情感写成了诗句。。。

Your children are not your children.

你的子女,其实不是你的子女。

They are the sons and daughters of Life\’s longing for itself.

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

They come through you but not from you,

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个世界,却非因你而来,

And though they are with you, yet they belong not to you.

他们陪伴你,却并不属于你。

You may give them your love but not your thoughts,

你可以给予他们你的爱,却不是你的想法,

For they have their own thoughts.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You may house their bodies but not their souls,

你可以庇护的是他们的身体,却不是他们的灵魂,

For their souls dwell in the house of tomorrow, which you cannot visit, not even in your dreams.

因为他们的灵魂属于明天,属于你在梦境中也无法达到的明天。

You may strive to be like them, but seek not to make them like you,

你可以拼尽全力,变得像他们一样,却不要让他们变得和你一样,

For life goes not backward nor tarries with yesterday.

因为生命不会后退,也不在过去停留。

You are the bows from which your children as living arrows are sent forth.

你是弓,儿女是从你那里射出的箭。

The archer sees the mark upon the path of the infinite,

弓箭手遥望未来之路上的箭靶,

and He bends you with His might that His arrows may go swift and far.

用尽力气将你拉开,使箭射得又快又远。

Let your bending in the archer\’s hand be for gladness,

怀着快乐的心情,在弓箭手的手中弯曲吧,

For even as he loves the arrow that flies, so He loves also the bow that is stable.

因为他爱一路飞翔的箭,也爱无比稳定的弓。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用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