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市场预计明年这个时候官方现金利率将低于1%,而澳储行准备在几周内开始新一轮降息。

最近几天房屋融资、商业状况、招聘意向、工资和失业的结果差于预期,引发了对储行提早和更大幅度降息的重新关注。这推动了股市,同时澳币和债券收益率下跌。

由于储行在本月董事会上维持1.5%的现金利率不变,经济学家认为储行已经没有理由在6月4日的下一次董事会上按息不动。 

市场对储行下月将现金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1.25%的历史最低水平的预测概率已经从上周初的32%飙升至83%。

根据西太平洋银行的数据,预计储行将在10月前进行两次降息,把现金利率降至1%,而截至明年4月,三次降息(合计0.75%)的可能性达到80%。

澳大利亚政府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创下1.64%的历史新低,距官方现金利率1.5%不远。

国民银行(NAB)首席经济学家奥斯特(Alan Oster)表示,储行可能会在下个月和8月降息,早于他此前的7月和11月的预测。

奥斯特还认为“储行将在2020年初之前再次通过降息或其他政策措施来实施额外政策刺激”。

本周的劳动力数据强化了他对经济弱于储行预期的看法。

“虽然就业率仍然保持强劲,但其他指标表明近几个月的闲置产能增加,而劳动力需求的前瞻性指标已经下降,除了不那么及时的统计局(ABS)职缺系列。”他说。

“考虑到低通胀,NAB的商业调查持续疲软——以及更高的失业率,我们认为储行将在6月采取行动。”

储行确实表示会在“在即将举行的会议上密切关注劳动力市场的发展”。

此外,储行的经济预测失业率将在明年保持在5%左右——甚至假设市场预期它会减息两次到1%——然后在2021年下降到4.75%。

这意味着,即使要实现它预期的失业率缓慢下降,现金利率也需要降至1%。

但如果失业率开始上升,储行可能需要将利率降至1%以下。

澳盛银行(ANZ)澳大利亚经济部门负责人普朗克(David Plank)表示,在上周的数据之后,降息的前景已经“确定”。

当现金利率最终下调时,普朗克表示,现金利率的理论下限将不可避免地再次成为一个问题。

“要降到负利息,零,还是稍微高一点,如果达到那个下限,储行还能做些什么?”他说,“我们希望将降息和2019年下半年实施的减税措施相结合,能够推动经济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