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澳大利亚的许多上班族来说,想方设法地加薪已经成为了他们职业中最重要的事,如果加薪不成功,他们会更坚定地要求加薪或者直接换工作。
这是一项针对代表澳大利亚470万上班族的3400多家机构的最新调查得出的结论。
招聘机构Hays的调查发现,90%的雇主表示,他们将在今年给员工加薪,而去年的这一比例为87%。但加薪幅度将会更小。
近三分之二(6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只计划将工资上调3%或更少。
预计今年可能会有更多的员工得到加薪,但加薪幅度不太可能会像他们想象的那么大。

这些数据是在澳储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RBA)考虑下个月降息之际公布的。5月21日,澳储行行长Philip Lowe(菲力普·洛)表示,如果不降息,通胀的上升和失业率的下降就无法达到澳储行的预期。
他表示,尽管工资增长有所提升,但这与失业率在5%左右的预期相去甚远。
他说:“目前工资增长仍远低于与目标通胀区间相匹配的工资增长的水平。”
Hays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董事总经理Nick Deligiannis(尼克•迪利吉亚尼斯)表示,几年来工资稳步增长的综合效应正在发挥作用。

他说:“我们现在正看到一场关于工资的拉锯战。一方面,专业人士告诉我们,员工们已经把加薪放在首位,并随时准备重新找工作以提高收入,另一方面,雇主们告诉我们,他们希望增加员工数量。尽管受到了技能短缺的影响,但他们还是计划缩减加薪幅度。由此产生的工资摩擦将导致拉锯战更加严重。”
在接受调查的1600名专业壁垒较高的从业人员中,逾半数表示,他们预计今年不会加薪,还有41%的人预计加薪幅度只有3%或更低。
超过半数(57%)的人表示,他们今年的首要职业目标是加薪,46%的人表示,他们希望通过直接向雇主提出加薪要求来实现这一目标。还有41%的人表示,如果他们正在做的工作的工资没有竞争力,他们就会另谋高就。

三分之一的雇主表示,在过去的12个月里,他们的员工流动率一直在上升,高达40%的员工正在寻找或计划在未来一年寻找一份新工作。
Deligiannis先生表示,这些员工正想通过换工作来应对低工资增长问题,并实现自己工资逐步增长的愿望。
Hays的调查发现,广告和媒体行业的加薪幅度最高,有15%的雇主都会给员工加薪。
其次是IT和电信行业(11%的雇主会加薪)、建筑、房地产和工程行业(7%的雇主会加薪)以及专业服务行业(6%的雇主会加薪)。
当谈到额外津贴时,灵活的工作方式是最受欢迎的非现金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