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無情,民心無常,昨日政治明星,眨眼之間下台,因為你不知何時,失去了人心。

剛剛落幕的大選,澳大利亞前總理托尼-艾伯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牢牢坐了25年的議員席位,竟然選丟了!

這意味着:他失業了!

曾經貴為總理,現在——失業了!

當年丟了總理寶座,他還是議員,還是政治家!而丟了議員,他就徹底沒工作了!

那以後的日子怎麼過?

老婆孩子怎麼養?

前總理艾伯特(右三)排隊投票。他在這個區當了25年議員,不想這一次選丟了。

先說說是誰搶了他的工作!

25年前,艾伯特選上了悉尼一個叫Warringah地區的議員。雖說”議員“就是人民代表,但並不”代表全國人民“,而只代表這個Warringah地區的百姓。他把這一小塊兒老百姓哄好了,就可以在聯邦政府當官兒,甚至當總理。沒哄好,選票丟了,他就啥都沒了。這一回競選,半路殺出一個女子,公開挑戰前總理,還啥黨也不入,就以“獨立候選人”,還真就把前總理的工作給搶了!

真是膽大包天啊。

不過這選舉的制度,還真是誰都敢做夢,小人物分分鐘就夢想成真。

大人物艾伯特的日子,可要費點腦筋了。都說“人過五十不學藝”,他五十多歲丟了工作,這可怎麼整?

先說基本的,退休金,能拿多少?

本來,他還竊喜了一下:有人算他退體金可能拿不少!

PHOTO: Zali Steggall, a four-time Winter Olympian and barrister, claimed the seat of Warringah。就是這位名查麗的女子,四次奧運冠軍,律師,搶去了前總理的議席。

退休了么(咱不說下台這兩字兒),總理也要找人算算退休金,以後就靠這過日子呢。

有人翻出1948年的一個政策,叫 Parliamentary Contributory Superannuation Scheme (PCSS),“議會貢獻退休金計劃”。按照這個計劃,只要你在議員服務超過8年,就可以拿到工資一半的退休金。每超過一年,增加2.5%;服務超過18年的,就可以拿到75%。

一位名叫薩默斯的研究員,憤憤不平地斷言:艾伯特的退休金可能接近30萬澳元!他還做了這樣一道算術題:

艾伯特當議員時的基本薪資,是20.7萬澳元;

  • 政壇超過25年,因此他獲得了基本工資的75%,約12.2903萬澳元;(把前總理的收入都算到小數點後4位了,這位研究員是不想好好乾了)
  • 議員們擔任官方職務很多,又享有6.25%的浮動,艾伯特擔任過不少職務,所以這部分數額達到17.2827萬澳元;
  • 兩項相加:金額為29.5720萬澳元!

有人說:這個政策,2004年霍華德執政時給廢除了!

但又有人告訴前總理:2004年前進入政壇的議員,仍然享受這一政策。

正當艾伯特盤算到底能不能拿這一筆錢時,半路又殺出一個女的來。

艾伯特這輩子可能得罪女的了。

綠黨議員waters,差點又奪走前總理的退休金。

這位綠黨議員,叫Waters,認為政治家拿6位數的退休金,簡直是太多了,要求馬上廢止!

讓這位女人發飆的,還只是前外長畢曉普等,拿了十幾萬澳幣的退休金,她都認為動了納稅人太多的奶酪,現在你艾伯特要拿30多萬?!

門兒都沒有!

Waters說,綠黨的主張是:所有退休政治家,包括艾伯特這樣2004年前當選的,都應當按現行政策辦:按工資的15.4%付養老金!

真這樣,前總理的30萬退休金,就泡湯成5位數了!

你兩個女人,一個搶走了我的席位,一個搶我退休金!

The Greens policy is to make sure all retired MPs, including those who were elected before 2004, are entitled only to the benefits of the current scheme, which pays 15.4% of their salary into a nominated super fund.

“Only when parliaments put the interests of the community and planet ahead of their own profits and those of their corporate donors will we see democracy working as it should,” Waters said.

Waters說:議會當官的人,只有將社區與人民利益,放在自己利益之前,放在自己的捐款人之前,我們才能看到民主的真義!

這資本主義的議員,思想覺悟還可以。

前總理艾伯特一大家子人,還有條狗,家庭負擔挺重。

退休金一時定不下來,艾伯特只好扒拉扒拉家底,想想自己家的房子,是不是增值有一百萬澳幣了?不行就賣房子?

這一百萬的來歷,源於他2015年的一次說錯話。那時他還是總理,說了一句:“全澳大利亞人民都希望房子漲價”。輿論嘩然,報紙就報道說:艾伯特的房子,現在增值差不多一百萬。言下之意,說他是既得利益者。

Belle Property Seaforth的賣房中介,名叫Matt Brady,還跟着幫腔算賬,說艾伯特的房子有4個卧室,696平方的土地, 1994年35萬1買的,最後賣的話,掙一百萬沒問題。當然,這只是“賬面資產”。

國家領導人的房子,你一個小中介都清清楚楚,還往外說!

艾伯特的私宅。他從當衛生部長,直至總理,一直住在這裡。

有意思的是,艾伯特的這一百萬沒掙到手,鄰居們可賺大發了。

他剛當選總理沒多久,鄰居們就開始賣房子——住在明星邊上,自已的房子馬上增值啊!這就是“蹭熱點”啊。

當時報紙報道,艾伯特住的那條街上,創造了3天拍賣成交2套的紀錄,跟艾伯特一樣破舊的房子,都賣上了一百多萬。一個老太太,從1956年就住那兒,這次房子也賣了138萬澳幣!記者問她當年多少錢買的,她說:我就不告訴你了吧,我怕你聽完吐了!

這算他這位人民代表,給當地居民帶來的第一個福利吧。

不過,這些鄰居蹭完他的熱點,賺了錢就搬走了,投不投他票都不一定呢(可能不在這個選區了)。這一回,是不是就少了這幾張前鄰居的票,才下了台?

艾伯特離開家去上班。總理家的信箱都歪了。

有人幫他推薦工作,說不行就派他去當駐梵蒂岡大使吧。但這話目前也就是說說。

不過,雖然失業後的生活“還沒着落”,但艾伯特至少還有一項出行特別福利,叫做 Life Gold Travel Pass的計劃,允許前總理們每年在澳洲境內的十次商務艙免費往返,終身有效。

這項福利,雖然2017年被時任總理特恩布爾取消了,但仍適用於2012年前當選的艾伯特。

唉,這還行。雖然只是商務艙,不是專機,但10次免費也算特權啦。不然的話,這官兒當的,一點面子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