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聯盟黨上周末出人意料地在大選中獲勝,為低迷的房地產市場注入了一劑意想不到的強心針。

REA Group首席經濟專家康尼斯比(Nerida Conisbee)表示,房價在4月下滑放緩後,她預計房價將在5月開始趨平,甚至可能在6月底前上漲。

康尼斯比說,聯盟黨的勝利,加上澳大利亞審慎監管局(APRA)提議下調7%的利率下限,以及澳儲行(RBA)減息,這些對房地產市場來說都是“好消息”。

她表示,“從實際情況看,房地產行業肯定要樂觀得多。這是個好消息,我們不會回到過去的水平,因為悉尼和墨爾本的住房負擔能力仍然存在很大問題。”

儘管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提出了5%首付的計劃,但康尼斯比表示,首置業者是聯盟黨獲勝的“最大輸家”,“其他人要麼不輸不贏,要麼是贏家”。

她說:“首置業者可能會感到失望,他們本來會是(工黨提出的)負扣稅改革的主要受益者,因為房價會繼續下跌。”

“但與此同時,我們看到首置業者活動回升,銀行也在放鬆。我認為,首置業者需要非常謹慎地對待他們的借款金額。”

她表示,兩大風險是,低成本房屋的價格將開始上漲並高於平均水平,如果失業率飆升,首置業者將背負太多債務,並陷入抵押貸款壓力。

“降息對房地產來說,聽起來不錯,但這是個壞消息,因為經濟疲軟。如果我們看到與中國和美國的貿易問題升級,可能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我們,這當中有很多不確定性。”

CoreLogic的數據顯示,新州和維州首府的房價目前分別較2017年7月和11月的峰值下跌14.5%和10.9%,為有記錄以來的最大跌幅。

AMP Capital首席經濟專家奧利弗(Shane Oliver)原本對悉尼和墨爾本房價從峰值到谷底的跌幅預測為25%,全國15%,目前他已調整為悉尼19%、墨爾本15%和全國12%。

“取消對房地產稅收優惠的威脅、更早降息、為首置業者提供經濟幫助,以及APRA放鬆7%的利率測試點,這些指向房價比我們預期的更快觸底,房價比我們預期的更高,”奧利弗周四在一份報告中稱。

但他警告稱,房地產市場面臨的負面影響“依然顯著”。

他說:“考慮到房價仍然很高,人們的承受能力仍然很差,債務水平很高,貸款標準更加嚴格,失業率不斷上升,迅速恢復繁榮時期的狀況是極不可能的。”

“特別是,信貸狀況仍然緊張,住房融資仍在下降,2月份的短暫反彈導致3月份進一步下滑,全面信用報告的啟動,將使銀行打擊擁有多筆未申報貸款的借款人。”

奧利弗表示,最大的風險是,澳大利亞“可能會隨着房地產市場的低迷而陷入螺旋式下滑–或許與全球經濟衰退同步—由此導致失業率飆升並引發違約上升,房價進一步下跌,最終導致全國房價下跌30%以上。

“這仍然是一個風險,但我們仍然認為,這可以避免。根據我們的估計,房地產周期的低迷將導致大約6萬個工作崗位流失。”

CoreLogic研究主管庫什爾(Cameron Kusher)表示,悉尼和墨爾本的降幅可能更大,分別為17%至18%和15%至16%,“略低於我們預期的20%”。

他表示:“全國房市已下跌約9%,最終可能的跌幅為11%至12%左右。”

“我們預計市場將在今年年底左右觸底。所有這三項(聯盟黨獲勝、利率下調和償還能力改變)總體上都是積極的。我不太興奮,我不認為這會導致快速反彈,但肯定會更快觸底。”

花旗還將預期從6月份前10%的年度降幅調至7.5%。此外,花旗經濟專家威廉姆森(Josh Williamson)本周在一份報告中表示,“我們現在預計,到2020年12月,房價同比將增長3%,而此前我們沒有預期任何上漲。”

威廉姆森還提到了6月和8月降息的極高可能性、政府的首置業者計劃,以及APRA對7%利率測試的修改提議。

他表示:“我們的銀行分析師稱,這將導致借貸能力提高10%,為此前被拒絕貸款的自住業主提供信貸,同時也讓投資者受益。”

“綜合來看,這些變化應該會增加有效的住房需求,並緩和現有房價從峰值到谷底的周期。”

SQM Research創始人克里斯托弗(Louis Christopher)也修正了自己的預測。他在本周的一份報告中表示:“今年迄今,房價又下跌了3.8%。”

“我們的基本預測是,2019年住宅價格將下跌3%至6%。公平地說,直到上周末,市場還在朝着這一預測的底線邁進。”

克里斯托弗表示,聯盟黨出人意料的勝利,意味着“今年全國房地產市場價格可能會創紀錄地下跌1%至4%”。

他說:“我們認為,由於預計工黨政府將改革負扣稅和資本利得稅,市場上嚴重缺乏信心,自由黨的勝利意味着買家信心得到提振。”

本周早些時候,Bronte Capital創始人亨普頓(John Hempton)預測,悉尼、墨爾本以及紐卡斯爾(Newcastle)和伍倫貢(Wollongong)等較小城市的“非理想”遠郊房價將下跌至多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