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呼吁当局应加强对殡葬保险行业的监管,以更好地保护澳大利亚老年人。

布雷特·阿伯顿(Brett Aberton)发现,他母亲的保险在未能支付年费后被取消了。

阿伯顿表示:“这绝对让我感到愤怒,不仅是对我母亲,对所有可能有同样遭遇的澳大利亚老年人也是如此。”

阿伯顿的母亲玛格丽特患有痴呆症,自2016年注册保险以来,她已经向Australian Seniors Insurance支付了4152元。

阿伯顿最近才发现她有这个保单,并试图挽回这个损失,但却被告知无能为力。

他说:“现在我们才知道,我们不能通过支付拖欠的保费来重新延续这份保险,现在她已经81岁了,我们甚至还没有拿到保单,这是我们要吞下的苦果。”

葬礼保险是一个价值3亿元的产业,有超过75万澳大利亚人注册。

在另一个案例中,领养老金的琳恩和泰德•布朗(Ted Brown)与Seniors Insurance签约,但却落入保费不断上涨的 “陷阱”。

“你只是在浪费钱,”琳恩·布朗(Lyn Brown)说。这对夫妇声称,他们不知道保费会上涨。在支付了12,000元的保费后,他们于本月取消了保单。

琳恩表示:“它的成本是,嗯,我认为最初是每两周100元,后来涨到了每两周136元,然后从5月5日开始,将是每两周142元。”

这对夫妇说,压力太大了,身心俱疲。

“我遭受了一个星期的精神创伤,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琳恩说道。

玛丽·伊瑟(Mary Eather)在帮母亲搬到新住处时,发现她母亲有丧葬保险。

她说:“直到我看到这些资料,我才知道她有殡葬基金。”

自2007年以来,伊瑟的母亲詹尼弗已经为Tower Life或TAL支付了1.9万元的丧葬保险。

问题是,这张保单只支付1万元,詹妮弗必须在6年内也就是一直支付到90岁。

“我对此非常震惊,因为我很快做了计算,意识到当她90岁时,她将支付超过3万元,而基金本身价值只有1万元。”

消费者行动法律中心的杰勒德·布罗迪(Gerard Brodie)支持对该行业实施更严格的监管。

他说:“丧葬保险的成本远远超过了人们从中获得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