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获得连任,对其内阁进行重大改组,一些最亲密的“战友”获得提升,并保留了7名女性内阁成员,前环境部长普莱斯(Melissa Price)则被降职。

莫里森表示,他的新团队将把重点放在为澳人提供的“服务”上,罗伯特(Stuart Robert)获得了一个要职,他进入内阁并负责管理服务传递和全国伤残保险计划(NDIS)。

怀亚特(Ken Wyatt)是一名澳大利亚原住民,也是来自西澳的自由党议员。他也晋升为内阁部长,负责原住民事务。

律政部长波特(Christian Porter)继续担任这一职务,但职责范围更大,他同时还要负责劳资关系,这是政府面临工党和工会运动攻击的一个关键领域。

据《悉尼晨锋报》(SMH)和《时代报》(The Age)周日早些时候披露,总理已经为新内阁腾出了空间,任命塞诺迪诺斯(Arthur Sinodinos)和菲菲尔德(Mitch Fifield)两位参议员担任关键外交职位。

塞诺迪诺斯参议员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接替霍基(Joe Hockey)出任驻美国大使,而菲菲尔德将前往纽约担任驻联合国大使。

卡什(Michaelia Cash)在去年的领导权挑战事件后被降职为小企业和家族企业部长,她保留了这一职位和内阁职位,同时还担任了就业部长。

佩恩(Marise Payne)仍担任外交部长,并获得了妇女事务部长的额外一职。

保留原职的还包括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他在竞选期间担任联盟党竞选发言人,同时也被确认为是参议院副议长。

泰汉(Dan Tehan)仍留在教育部门,雷诺兹(Linda Reynolds)已确认进入国防部门,亨特(Greg Hunt)仍在卫生领域,达顿(Peter Dutton)仍留在内政部。

弗莱彻(Paul Fletcher)去年8月曾被任命家庭和社会服务部部长,现他将出任通讯部长,取代菲菲尔德参议。

普莱斯(Melissa Price)成为国防工业部长,并失去了她的内阁职位。去年8月,普莱斯被提升为澳大利亚环境部长,进入内阁,但正是这一领域遭到工党和绿党对政府计划的大加抨击。

安德鲁斯(Karen Andrews)仍在内阁中担任工业部长。

泰勒(Angus Taylor)仍是去年8月开始走马上任的能源部长。

塔吉(Alan Tudge)进入内阁,同时继续担任城市、城市基础设施和人口部长。

罗斯顿(Anne Ruston)也将进入内阁,担任家庭和社会服务部长,同时在参议院承担更多职责。

苏珊·利(Sussan Ley)将出任环境部长,前总理谭保(Malcolm Turnbull)因指出她使用议会开支而将她降职,此次她重登高级职位。

此次内阁改组是在五位部长离开后进行的,包括:内阁成员佩恩(Christopher Pyne)、奥德怀尔(Kelly O’Dwyer)、布(Steve Ciobo)和斯卡利安(Nigel Scullion),以及外阁的基南(Michael Keenan)。

自由党副党魁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担任财相,政府的核心经济团队包财政部长科尔曼(Mathias Cormann),他也是特别国务部长,此前他就担任过这一职务。

苏卡尔(Michael Sukkar)成为财相助理兼住房部长,主要负责联邦选举期间承诺的首置业者住房贷款计划。

霍克(Alex Hawke)从特别国务部长(Special Minister of State)晋升为国际发展部部长兼助理国防部长,专注于在太平洋地区建立关系。

主要官员中最大的变动是,国家党副党魁麦肯齐(Bridget McKenzie)从乡镇地区服务部长调任农业部长,尽管她已不再负责体育部长,但这一职位更为重要。

国民党党魁麦科马克(Michael McCormack)仍担任基础设施部长,而他的党内同僚卡纳万(Matt Canavan)仍在资源部门担任内阁成员。

第四位国家党内阁成员利特尔普劳德(David Littleproud)失去了农业部长的职位,但获任水资源部长,在处理紧急情况和干旱方面承担了新的责任。

切斯特(Darren Chester)仍担任退伍军人和国防人员事务部长,库尔顿(Mark Coulton)担任乡镇地区服务和地方政府部长,国家党议员兰德里(Michelle Landry)和安德鲁·吉(Andrew Gee)担任助理部长。

内阁中的七名女性分别是参议员佩恩、参议员罗斯顿、参议员卡什、参议员雷诺兹、参议员麦肯齐、安德鲁斯和莱伊。

莫里森强调,他打算兑现自己在选举中做出的承诺,包括平衡预算、削减个人所得税税率、在未来5年创造125万个就业岗位、提供药品补贴以及维护国家安全。

随着澳大利亚服务协会(Services Australia)的成立,提供服务似乎将成为政府活动的一个关键领域。

莫里森表示:“这正是我们希望澳大利亚政府为澳人服务所成为的样子——我们希望它变得容易得多。”

“这也是为了更好地利用信息技术,帮助澳大利亚人获得他们需要的服务。”

莫里森赞扬了NDIS的“社会改革”,并表示将由政府全额资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