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獲得連任,對其內閣進行重大改組,一些最親密的“戰友”獲得提升,並保留了7名女性內閣成員,前環境部長普萊斯(Melissa Price)則被降職。

莫里森表示,他的新團隊將把重點放在為澳人提供的“服務”上,羅伯特(Stuart Robert)獲得了一個要職,他進入內閣並負責管理服務傳遞和全國傷殘保險計劃(NDIS)。

懷亞特(Ken Wyatt)是一名澳大利亞原住民,也是來自西澳的自由黨議員。他也晉陞為內閣部長,負責原住民事務。

律政部長波特(Christian Porter)繼續擔任這一職務,但職責範圍更大,他同時還要負責勞資關係,這是政府面臨工黨和工會運動攻擊的一個關鍵領域。

據《悉尼晨鋒報》(SMH)和《時代報》(The Age)周日早些時候披露,總理已經為新內閣騰出了空間,任命塞諾迪諾斯(Arthur Sinodinos)和菲菲爾德(Mitch Fifield)兩位參議員擔任關鍵外交職位。

塞諾迪諾斯參議員將在今年晚些時候接替霍基(Joe Hockey)出任駐美國大使,而菲菲爾德將前往紐約擔任駐聯合國大使。

卡什(Michaelia Cash)在去年的領導權挑戰事件後被降職為小企業和家族企業部長,她保留了這一職位和內閣職位,同時還擔任了就業部長。

佩恩(Marise Payne)仍擔任外交部長,並獲得了婦女事務部長的額外一職。

保留原職的還包括貿易部長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他在競選期間擔任聯盟黨競選發言人,同時也被確認為是參議院副議長。

泰漢(Dan Tehan)仍留在教育部門,雷諾茲(Linda Reynolds)已確認進入國防部門,亨特(Greg Hunt)仍在衛生領域,達頓(Peter Dutton)仍留在內政部。

弗萊徹(Paul Fletcher)去年8月曾被任命家庭和社會服務部部長,現他將出任通訊部長,取代菲菲爾德參議。

普萊斯(Melissa Price)成為國防工業部長,並失去了她的內閣職位。去年8月,普萊斯被提升為澳大利亞環境部長,進入內閣,但正是這一領域遭到工黨和綠黨對政府計劃的大加抨擊。

安德魯斯(Karen Andrews)仍在內閣中擔任工業部長。

泰勒(Angus Taylor)仍是去年8月開始走馬上任的能源部長。

塔吉(Alan Tudge)進入內閣,同時繼續擔任城市、城市基礎設施和人口部長。

羅斯頓(Anne Ruston)也將進入內閣,擔任家庭和社會服務部長,同時在參議院承擔更多職責。

蘇珊·利(Sussan Ley)將出任環境部長,前總理譚保(Malcolm Turnbull)因指出她使用議會開支而將她降職,此次她重登高級職位。

此次內閣改組是在五位部長離開後進行的,包括:內閣成員佩恩(Christopher Pyne)、奧德懷爾(Kelly O’Dwyer)、布(Steve Ciobo)和斯卡利安(Nigel Scullion),以及外閣的基南(Michael Keenan)。

自由黨副黨魁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擔任財相,政府的核心經濟團隊包財政部長科爾曼(Mathias Cormann),他也是特別國務部長,此前他就擔任過這一職務。

蘇卡爾(Michael Sukkar)成為財相助理兼住房部長,主要負責聯邦選舉期間承諾的首置業者住房貸款計劃。

霍克(Alex Hawke)從特別國務部長(Special Minister of State)晉陞為國際發展部部長兼助理國防部長,專註於在太平洋地區建立關係。

主要官員中最大的變動是,國家黨副黨魁麥肯齊(Bridget McKenzie)從鄉鎮地區服務部長調任農業部長,儘管她已不再負責體育部長,但這一職位更為重要。

國民黨黨魁麥科馬克(Michael McCormack)仍擔任基礎設施部長,而他的黨內同僚卡納萬(Matt Canavan)仍在資源部門擔任內閣成員。

第四位國家黨內閣成員利特爾普勞德(David Littleproud)失去了農業部長的職位,但獲任水資源部長,在處理緊急情況和乾旱方面承擔了新的責任。

切斯特(Darren Chester)仍擔任退伍軍人和國防人員事務部長,庫爾頓(Mark Coulton)擔任鄉鎮地區服務和地方政府部長,國家黨議員蘭德里(Michelle Landry)和安德魯·吉(Andrew Gee)擔任助理部長。

內閣中的七名女性分別是參議員佩恩、參議員羅斯頓、參議員卡什、參議員雷諾茲、參議員麥肯齊、安德魯斯和萊伊。

莫里森強調,他打算兌現自己在選舉中做出的承諾,包括平衡預算、削減個人所得稅稅率、在未來5年創造125萬個就業崗位、提供藥品補貼以及維護國家安全。

隨着澳大利亞服務協會(Services Australia)的成立,提供服務似乎將成為政府活動的一個關鍵領域。

莫里森表示:“這正是我們希望澳大利亞政府為澳人服務所成為的樣子——我們希望它變得容易得多。”

“這也是為了更好地利用信息技術,幫助澳大利亞人獲得他們需要的服務。”

莫里森讚揚了NDIS的“社會改革”,並表示將由政府全額資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