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党的国防事务发言人马尔斯(Richard Marles)将成为反对党副党魁,因为该党的司法事务女发言人奥尼尔(Clare O‘Neil)已经宣布她将不会参选。

“过去三四天我与同事们进行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对话,关于我是否有能力担任这个职位。”奥尼尔周日告诉澳广(ABC),“他们在各方面都很尊重我,他们也很诚实的。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一个38岁的女性不该梦想坐上这个位置。我觉得我从同僚那里得到的看法是,我在进步性方面可能很适合这个角色,但担任工党副党魁还有很多其他责任,在党内,他/她必须负责让整个党团结在党魁身后。” 

“马尔斯现阶段拥有能够胜任这项工作的技能、素质和经验。”

不过,阿尔巴尼斯-马尔斯团队,将使工党自2001年以来,第一次把女性排除出工党的头两把交椅——除了2013年短暂的三个月。

尽管获得了肖顿(Bill Shorten)和姬拉蒂(Julia Gillard)的支持,但现任副党魁普莉贝丝(Tanya Plibersek)还是决定放弃角逐党魁之位,数天后,奥尼尔也决定退出副党魁的竞选。

奥尼尔否认同僚不愿支持她的竞选,否则这将意味着工党没有做到自己所提倡的支持妇女。

她告诉澳广:“吉拉德(Julia Gillard)、劳伦斯(Carmen Lawrence),第一位女总理,每个州和领地的第一位女州长,都是工党女性。”

“工党党团中有一群才华横溢的女性,只是这一次,刚好没有女性担任正副党魁。让我们多等几天吧,我相信,当我们退后一步时,我们将看到一个让女性在影子内阁中适得其所的工党。”

“就像黄英贤(Penny Wong)每天在参议院中所做的那样,会有工党女性担任非常高层的领导职务。”

「工党必须重新找到重点」

奥尼尔说,工党在选举中采取了“错误的政策”,工党必须重新关注就业和工作保障。

“我们在竞选中采取了错误的政策,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它的各个方面,并仔细研究为什么我们的表现会这么糟糕。”她告诉澳广,“我们在选举中采取了一个庞大的,笨拙的,有风险的政策议程,很难向选民解释,很难为之辩护,也很容易变成对手的武器。”

“我认为我们需要考虑如何将这一点与我们的核心信息联系起来,即每个澳人都应该获得工作的权利。

“工作保障,如果你在这个国家工作,你不应该生活在贫困中,这些关于工党的基本问题,我们需要让我们的选举政策更多地回到核心问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