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有钱人们必须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富有,才能够登上富豪榜,像维州大亨布莱克摩尔(Marcus Blackmore)和平台先驱内尔(Bruce Neill)这样流年不利的富豪今年就掉出了澳洲200名富豪榜单之外。

将于本周五公布的2019年《澳洲金融评论报》富豪榜的上榜财富标准为4.72亿元,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伴随富豪榜的是一份“澳洲最富有的第201位到250位富豪名单”,也就是“只差一点点”就能登上200富豪榜的人士名单。鉴于上榜者的总财富从2018年的2827亿元猛增至3138亿元,就连一些财富有适度增长的人也掉出了榜单,例如201名的哈佳迪(Tony Haggarty)。 

这位Excel Coal创始人的身家从去年的4.68亿元增加到2.7亿元,也许等他卖掉Goonoo Goonoo Pastoral Company持有的新州土地之后,他的财富还会进一步增长。

澳洲证券交易所的投资者将决定布莱克摩尔(今年排在第204位)、内尔(第228位)和其他前富豪,如卡梅隆(Jan Cameron,第217位)或木法里吉(Alf Moufarrige,第248位)明年是否能够重回榜单。

婴儿配方奶粉生产商Bellamy‘s的股价下跌削减了主要持有人内尔和卡梅隆今年的财富,这家总部位于Launceston的公司承认,在至关重要的中国市场,它的市场份额已经被a2 Milk和Aptamil等竞争对手抢走。

与此同时,布莱克摩尔拥有其父莫里斯在1930年代建立的维生素制造商23%的股份,他的估值下降了五分之一,降至4.63亿元,因为该公司的“代购”销售量下降,遭到投资者抛弃。

另一位因为单一上市股票的缘故而跌出富豪榜的是木法里吉。Servcorp创始人从第192位下降到第248位,这家服务式办公室提供商面临着来自全球共享办公巨头如WeWork的激烈竞争。

为了赶上印刷期限,富豪榜是根据四月第一周的三个月加权平均身家计算的,如果按照5月底的当前身价计算,那么一些“差一点点就能上榜”的人将能够进入前200名。

比如成像公司Pro Medicus的股价从15元飙升至22元就没有被计算在内,否则其联合创始人胡博特(Sam Hupert)肯定能上榜,他拥有该公司28%的股份。

与此同时,Count Financial创始人兰伯特(Barry Lambert)排在第202名,他主持的医疗大麻公司Ecofibre的股票上市后股价大幅上涨,但却没能赶上截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