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終相信,澳洲總理Scott Morrison有錦鯉體質。

他確實很有能力,也很有個人魅力,但很多成功的節點,確實也是好運相連。

童星出身的他,9歲時就幫助父親分發選票,在人生初始年歲對政治就有了萌芽認知。

(source:ScoMo Ins)

2007年,陸克文時期Morrison競選Cook區的自由黨議員,初選失利,只得到8票,同為自由黨候選人托克贏得82票。

但Morrison的錦鯉體質護衛了他,托克被指控為在數字上造假,自由黨剝奪了他的席位,Morrison就這樣贏得了選舉,迎來了政治生涯中的第一個反轉,此後,他的人生如開掛。

從住房和地方政府的影子部長,再到移民部部長,他的成長迅速而高效。

在時任總理托尼Tony Abbott的力挺下,他擔任社會服務部長獲得了更多曝光機會,2015年擔任澳洲財政部長後,他迎來了個人生涯的高光時刻。

每年一度的budget night,成為外界觀察國家經濟脈絡和政策走向的渠道,作為第一發言人的他,在前排漸漸崛起。

比如今年的Budget night按慣例大致在每年5月,Scott Morrison很巧妙的提前到4月2日,實際上是利用堪培拉國會大廈「財政預算案之夜」提前打響選戰。

當晚7點30分,財長Josh Frydenberg宣讀預算案。

在6點時,總理和他太太便邀約了部分澳洲商界領袖趕到國會大廈的總理辦公室參加小型酒會,澳中企業傢俱樂部主席袁祖文太平紳士及華瑞集團的董事長林凱潞作為極少數的華人代表也應邀參加。

總理在預算案當晚的講話中,刻意強調澳洲經濟本財年末將實現12年來的首次盈餘,對此,演講現場,政商領袖無不歡欣鼓舞,現場交流融洽,掌聲不斷。

而最近被人們津津樂道的錦鯉屬性,當然是對他總理大位的晉級和保級。

去年Dutton發動了政變後,多位黨內大佬環伺和覬覦總理寶座,反對黨也在各種鼓噪。

儘管Turnbull大勢已去,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左右突圍合縱連橫,最終幫助這位忠誠的財長躺贏在國會大廈。

晉級總理後的日子並不好過,劇情的發展始終不向著他,之後的數十次民調中Morrison都是輸,輸,輸。

電視辯論還是輸,甚至,一向謹慎的博彩公司都是押他輸。

然後,2019年5月18日大家都輸了。

這次,他是徹徹底底贏了!

贏的他自己都難以置信,所以,他說出了那句很魔幻又頗為勵志的話,「I have always believed in miracles」。

他太激動了,畢竟從「政變」得利上台的總理變為民選的總理,變得更加師出有名,得道多助,這也將夯實他未來的執政基礎。

我一直相信奇蹟,我與我一生中最大的三個奇蹟站在這裡。今晚,我們又實現了另一個。澳大利亞多好!澳大利亞人多好!這是世界上最適合居住的國家……

此前,工黨已經做好了執政的準備,連慶祝的場地都租的闊氣,媒體們都已在推測內閣名單,而選舉日當晚工黨卻整段垮掉。

傳統的工黨票倉區大部分失守,特別是昆士蘭州,工黨因為氣候變化問題對工人待遇的曖昧丟失了很多選票,是的,工黨都不代表工人了,這票還怎麼選?

而錦鯉莫早已滲透到昆士蘭州,塗滿口號的Bus穿梭在大街小巷。

只需要一句「更強勁的經濟」抓住了很多人的渴望,很多掙扎的普羅大眾要的只有這一點,這也為自由黨翻盤鋪平道路。

而錦鯉莫那迷人的微笑和期許的未來也成為壓垮工黨的最後一根稻草,所有努力一夜回到解放前,工黨最終慘敗。

本來準備好的慶祝啤酒,也變得難以下咽。

耀眼的紅色領帶也沒有給比爾肖頓帶來好運。

在他宣布辭去黨魁職務後,屬於他縱橫捭闔的時代,落幕。

屬於他吃香腸都能上熱搜的時代,落幕。

這一晚,距離他52歲生日,剛過去6天。

而那位受澳洲人尊敬,又在11秒內喝下了1.2升啤酒的工黨領袖,前總理霍克(Hawke)恰在2天前去世。

這似乎是個暗喻屬於肖頓工黨的時代,真的落幕了。

工黨這場被認為不可能輸的競選,就這樣悲壯的輸了。

與此鮮明對比的是自由黨這邊卻打足了雞血,驚天逆轉後,現場民眾高呼「ScoMo」。

澳洲老百姓說話向來比較「懶」,能省則省,將Scott Morrison簡化為”ScoMo」。

這種簡化更像是泛着鄉土氣息的昵稱,將廟堂之高拉到了江湖之下,讓Morrison完成了涅槃式的親民形象再造。

這一天,距離他51歲的生日,剛過去5天。

他可以放心的喝啤酒了。

愛笑的人運氣都不會太差,衛冕成功的ScoMo,果然沒有用完他的錦鯉好運。

此時,一個更大的幸運彩蛋在等着他。

這個彩蛋解決了他的後顧之憂,更有望解決自由黨內不團結的問題。

那麼,彩蛋到底是什麼呢?

此處不得不先提一個人托尼艾伯特Tony Abbott。

就是那個在網上買二手冰箱的前總理。

此前,Peter Dutton發起了對譚寶的逼宮,而Tony Abbott被認為是背後策劃這一切的,帶頭大哥。

艾伯特之所以要挖譚寶的牆角,是因為他們積怨太深。

彼時,艾伯特還是澳洲總理。

可在2015年9月15日,譚寶突然發起政變,成功逼退了艾伯特,成為澳大利亞第29任總理!

告別演講時,艾伯特一臉落寞,可憐的他還有3天就擔任總理滿兩年,滿兩年則意味着退休後他能領取總理級別的養老金和福利了。

就差3天,眼看到手的總理級養老金沒了,艾伯特恨的牙痒痒。

從此,梁子算是結下了

從未忘記反撲的艾伯特,終於找到了機會,去年開始,他以譚寶民調太低不適合當總理為由各種喊話,並通過遊說和拉攏,成功讓內政部長達頓發難,最終逼走譚寶。

真是冤家宜解不宜結,譚寶的落馬,讓艾伯特出了一口惡氣,可是,譚寶的兒子不幹了。

開始對艾伯特的反撲實施再反撲。

(譚寶兒子 Alex 左 source: Dailymai)

於是,今年聯邦大選期間有意思的一幕出現了。

譚寶的兒子Alex斥資30萬澳幣,建立了一個組織,他們唯一的目標和工作就是Vote Tony Out。

他們要通過投票的形式,讓托尼艾伯特出局,徹底失去議員席位。

澳洲大選制度已經相當成熟,每屆大選支持者都會投入巨資來幫自己拉票,而砸錢讓人們把對手投出局的,還真是第一次見。

一時之間,無論視頻線上線下,毀艾伯特的人無所不在。

該組織還挨家挨戶給選民打電話,讓選民把艾伯特投出局。

甚至製作好了選票,手把手教選民把艾伯特放在最後一個候選人位置,而力推曾是4屆冬奧會選手、毫無政治背景的Zali。

正所謂眾口鑠金,積毀銷骨,想樹立一個人很難,但想毀掉一個人卻很簡單。

最終,一個弔詭的結果出現了艾伯特輸了。

這位叫Zali的冬奧會選手,成功搶走了艾伯特的議席。

效忠本地25年的艾伯特,一夜之間成了老百姓。

作為一手策划了這次反殺事件的譚寶之子,表示「非常開心」。

但艾伯特不知道該開心,還是悲傷?

因為他的政黨贏了,他卻輸了!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後」對手這一招真的太狠了。

支持者紛紛安撫艾伯特,之後艾伯特告別演講也略顯悲壯,他說「I』d rather be a loser than a quitter」,我寧願失敗也不會退卻。

其實相比上次的失敗,這次更窩囊,因此這句話實際發出了心底的吶喊「寧可站着生,不願跪着死」,畢竟從一個意氣奮發出門上班的聯邦議員。

到一介平民穿着花褲衩在門口倒垃圾。

中間只隔了一個周末和一些選票。

眼看着他起高樓,眼看着他宴賓客,眼看着他樓塌了。

政治,就是這麼赤裸裸的無情!

回到Morrison,之所以不惜篇幅介紹艾伯特,就是要透過艾伯特的起伏揭示政治的殘酷。

在1975-2007年的32年里,澳大利亞總共出了4位總理,即弗雷澤(Malcolm  Fraser)、霍克(Bob Hawke)、基廷(Paul Keating)和霍華德(John  Howard)。而2007年後的10年里,澳大利亞就快速生產了5個人,6任總理,即陸克文、吉拉德、艾伯特、譚寶和莫瑞森,包括陸克文、艾伯特這樣由「人民選舉」的總理也都成了實際上的「臨時工」。

民眾已經煩透了這種被稱為「領導人旋轉門」的輪換,這種輪換也困擾了自由黨和工黨十年。

這十年里,所有的澳大利亞總理均不能坐滿一個完整任期就被自己黨內部罷黜。

自由黨議員  Trent Zimmerman曾譴責Tony Abbott 受到「怨恨和報仇慾望」的驅使而希望把Malcolm  Turnbull拉下台。他在接受ABC採訪時說:「坦白講,這次領導權挑戰是基於怨恨和報仇慾望,這不是澳大利亞人希望看到的那種(挑戰領導權的)基礎。」

曾給霍華德總理擔任顧問的Terry Barnes也指出,對政黨而言不團結就是死路一條;如今兩大政黨的內部都出現了裂縫,哪一個黨裂縫開得更大,哪個黨就會輸掉競選。

是時候改變了

於是,就在本屆大選之前,認識到問題嚴重性的兩個黨,都做出了制度上的安排和改善。以後,將不會再出現黨內逼宮的事發生。

這也意味着,Morrison哪怕民意調查跌到谷底,都能「縫縫補補干滿三年」。

這才是最大的彩蛋

躺贏總理,大選正名,解除內憂,這三重寵愛加於一身的Morrison,終於成為了年度最大的錦鯉。

當然,在兩黨近年來的表現都差強人意的背景下,澳洲的選舉遊戲本質是在兩個爛蘋果中挑選一個不那麼爛的,是在」爛」(bad)與「更爛」(worse) 之間的抉擇

處在這樣的歷史背景和政治語境下, Morrison要面對的最大考驗在於:一心要江山圖治垂青史,也難免身後罵名滾滾來。

但願在這位錦鯉的帶領下,他們的表現能不那麼爛,我們拭目以待!

最後,再提一個細節,就在他獲勝後的兩天,ScoMo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通了電話。

電話里特朗普對Morrison說他的驚天逆轉像極了自己2016年時的大選,Morrison聽着也是受寵若驚,這就像當年曹操對劉備說:「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

要知道,前任譚寶可是被特朗普摔了電話的。

如今特朗普跟自己煮酒論英雄,從待遇上來看,是略勝譚寶一籌的,這怎能不讓人虎軀一震呢!

因此,Morrison肯定要談些特朗普愛聽的,從事後媒體公布的細節來看,二人通話內容涉及到安全問題。

筆者大膽猜測,談到安全問題,想必中國是他們繞不開的話題,這一點上,Morrison早就已經投桃報李了。

早在去年Morrison上任總理之前,他有幾天短暫代行內政部長的職務,而就是這短短的幾天時間,他做了很多西方國家不敢做的決定,以安全為由禁止華為5G,這是用行動提前給特朗普納的投名狀。

如今,擔任澳洲總理如何在中美兩國之間選邊站隊?他根本不會考慮太多,因為他早已用「美國是朋友,中國是客戶」定了調。

從這個角度看,就像那句「機會只給有準備的人」一樣,錦鯉體質也並不是誰都能有,除非你能左右逢源,既當得了皇上,又做得了「流氓」……

願看到文案的人,都能像澳洲總理一樣,今年的願望都實現,快對他許個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