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著名的悉尼华裔癌症专家对许多患者被迫众筹十多万元以支付给有争议的华裔脑外科名医张正贤(Charlie Teo)进行挽救生命的手术这一“令人不安”的趋势提出了质疑。

来自悉尼大学的胡教授(音译,Henry Woo)在Twitter称,据他的统计,众筹平台GoFundMe上有多达113项众筹是为了筹集请张正贤动手术的费用。     

“我发现这真的很令人不安,”胡教授在Twitter上提到,“有一个案例已经筹集了12万元的治疗费用,其中有6万到8万是给张博士的。但如果一个患上脑肿瘤的绝症女孩必须筹集12万元才能够接受手术,那是个严重的错误。”

胡教授指的是12岁的珀斯女孩艾美利亚(Amelia ‘Millie’ Lucas)的病例,上周,张博士表示可以通过开放式脑部手术挽救她的生命,让这名女孩登上媒体头条。她的家人于是在GoFundMe上发起众筹,目标10万元,结果在短短11天内就筹到15万。

胡教授提到了皇家澳洲外科医学院(Royal Australasian College of Surgeons)关于收费过高问题的立场文件,说:“如果它是正规的手术,就应该/可以在Medicare覆盖的公立系统中进行。”

张博士周二作出回击,批评公立医院“不愿学习他的技术”。他说,是新州卫生厅不允许他在公立系统内进行手术,因为这会“导致预算爆表”。他还说,该机构拒绝承认他在某些病例中提供了更高水平的技能。

张博士声称自己已经做过1.1万次手术,表示如果有人邀请他到公立系统工作,他会很乐意确保自己的患者不会为此倾家荡产。

“我真的像传说中那么厉害吗?”他说,“如果你跟澳洲任何神经外科医生交谈,他们会说这都是屁话…那为什么被海外最好的医院赞美并邀请的人是我?全世界到处都在邀请我去做困难的肿瘤手术,但澳洲却没有医院想邀请我去学习我的技术,这当中肯定有问题。”

“你得记住,12万的手术费,大多数人会以为这全都归我,但事实并非如此。”

他接着解释说,手术费的很大一部分将直接用于私立医院,而其余部分将由参与手术的各位专家分掉。“例如,在上一笔12万元的账单中,我只能获得8千元。”他解释道,“但这对我来说甚至都不算一笔大钱。”

张正贤博士以敢于接下其他外科医生认为风险过大、无法手术的病例,从而给予脑癌患者第二次生命而闻名,经常引发争议。

媒体没能联系上泌尿外科医生胡教授。但他发在Twitter上的帖子重新引发了关于医疗自费成本和手术结果缺乏透明度的争论。

一名医学界人士发推称:“在公立医院,最好的外科医生的决定需要经过同行评审。任何手术都得有2名医生能够主刀。那么问题就变成了——这样的手术是安全合理的吗?如果您患有严重疾病,我们公立医院会非常谨慎。没有任何医生的一下午时间值6万块钱。”

联邦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承诺建立一个新的政府网站,为患者提供更多有关自付费用的信息,包括那些由癌症专家收取的费用。

由澳大利亚首席医疗官墨菲(Brendan Murphy)领导的一项审查发现,虽然只有少数专家收费过高,但这是受到更广泛关注的问题。而且人们常常误以为高收费就意味着高品质的护理。

此前工党承诺如果上台将为医学测试、扫描和后续谘询提供更多资金,使得癌症治疗的成本成为选举的关键问题。

而莫里森则指出,医保卡转账付费已经创下历史纪录,并说“目前如果你在公立医院,那么所有的癌症治疗都是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