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亚洲权力指数(Asia Power Index)显示,澳洲的外交影响力排名已经落后于印度尼西亚,而莫里森(Scott Morrison)如果想要成为新西兰总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那样能干的政治领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的影响力甚至还比不上朝鲜的金正恩。而习近平的影响力排名第一。

洛伊的亚洲权力和外交计划负责人乐玛希(Herve Lemahieu)表示,过去六年来,政治内斗以及总理和外交部长频频换人,阻碍了堪培拉在亚太地区建立持久伙伴关系的能力。   

澳洲在外交影响力方面的排名(包括对联合国的出资额到各国大使馆的数量),在25国中下降一位到今年的第八位。在分项指标中,澳洲政府领导人或官僚机构推进海外外交利益的能力评级下降了四位,排名第八。

新西兰的外交影响力排名提升至第11位,阿德恩被评为全球推动其国家利益第四高效的领导人。而莫里森排名第十,在普京和金正恩之后。

这份排行榜发布之际,莫里森先生即将开始他的第一次海外之旅,他将于本周日出发访问所罗门群岛、新加坡和伦敦。

总体而言,澳洲保住了第七名,仅落后于美国、中国、日本、印度、俄罗斯和韩国。堪培拉外交影响力的下降被强大的国防网络,以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11)贸易协议的谈判成果所抵消。

“我认为澳洲必须对我们在新亚洲的地位产生自我怀疑,”乐玛希说,“澳洲人倾向于认为他们在世界上并不重要。但中间力量实际上对整体力量平衡变得更加重要,特别是两个超级大国之间陷入僵局。“

洛伊指数通过以下八项指标中的126项标准评估国家权力:军事能力,国防网络,经济资源和关系,外交和文化影响力,复原力和未来资源。

在金正恩与特朗普举行过两次峰会之后,今年指数中进步最大的国家之一就是朝鲜,特朗普成为第一位与朝鲜领导人握手的美国总统。

总体实力排名第二的中国也提高了分数,在经济资源评估中排名第一。虽然中国经济正在放缓,但从绝对数字来看,它的增长速度超过了2018年澳洲经济的总规模。

“除非发动战争,否则美国不太可能阻止中国与它之间的权力差距日益缩小。”乐玛希说。尽管美国仍是主要的军事和文化力量,但华盛顿在2018年领先北京10分,今年已缩小至8.5分,“特朗普政府专注于贸易战并平衡与一个国家的贸易流量,几乎没有改善美国影响力及其经济关系的明显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