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家商店的门口贴着一个手写的招牌,上面写着牛肉饺子20元(大约4澳元)一打。

尽管这在一个将猪肉作为主要食材的城市里是不同寻常的,但自从非洲猪瘟开始后,猪肉价格不断上涨,迫使餐馆老板寻找替代品。

经营着广受欢迎的山东饺子店的一对双胞胎姐妹说:“今年猪肉价格上涨了两倍。”她指了指马路对面的菜市场,那里的商贩也称今年牛肉销量激增。

牛肉价格飙升对澳大利亚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澳大利亚是少数几个向中国出口牛肉的国家之一。然而,生产商担心中国的需求可能会向另一个方向发展。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的贸易战让中国的中产阶级消费者感到不安,他们开始减少购买澳大利亚和牛(Wagyu)等奢侈品。

澳大利亚肉类和畜牧业驻新加坡分析师Tim Ryan说:“我们的客户是不断壮大的新兴中产阶级,他们有足够的钱购买优质进口牛肉。如果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达到一定程度,导致中国经济放缓的话,那么中国人将不再购买昂贵的澳洲牛肉,因为我们在价格上无法与南美竞争。”

至少现在,这还不是个问题。他表示,在今年的头4个月里,澳大利亚对华牛肉销量跃升66%,至72460吨。然而中国进口南美廉价牛肉的数量也在上升。

中国的猪瘟疫情迫使中国宰杀了100多万头猪以控制疫情的蔓延。预计这将撼动全球的肉类行业。

尽管分析人士表示,批发商仍在处理大量冷藏肉类的库存,中国最终将不得不用鸡肉和其他肉类取代猪肉。

Ryan先生还表示,中国猪肉产量下降了30%至40%,这将迫使全球肉类行业进行调整。他说:“世界上其他国家根本没有足够的肉来填补这一空白。其影响将是巨大的。”

然而,这不会刺激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牛肉需求,因为澳洲牛肉的价格高达猪肉的6倍,普通消费者是买不起的。

中国“金砖四国”农业集团分析师林国发表示,在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进口了3.14万吨牛肉,同比增长47%。其中,51900吨来自澳大利亚,同比增长53%。澳大利亚牛肉占中国消费市场的16.65%。来自巴西和乌拉圭等国的牛肉进口增长速度更快。在中国销售的牛肉中,多达67%都是来自南美国家。

2018年,猪肉占中国肉类消费总额的62.3%。2017年这一比例为63.0%。然而,到2021年,猪流感可能使这一比例降至55%至56%。

其他分析师警告称,中国政府低估了猪肉消费量下降的严重程度,因此猪肉消费量下降的幅度可能还要更大。

一位澳大利亚在华牛肉贸易商表示,尽管今年到目前为止需求强劲,但中国市场上的牛肉竞争正变得越来越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