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的教育,是華人移民澳洲的考慮因素之一,很多父母都是為了讓自己的孩子接受西方式教育,這才下定決心來到澳洲生活。

澳洲也有兩種學校:

公立學校和私立學校。

公立學校就是普通的由政府資助的學校,不收學費,學雜費也極低,而私立學校則是我們口中的貴族學校,每年都會收取大筆學費。

相比之下,私立學校的待遇也更好,不僅師資力量更有優勢,還有很多培養興趣的課程,甚至其中還有一些標榜着貴族式教育。

 

為了能夠讓孩子在更好的環境中成長,不少父母都願意花費更多的學費讓孩子接受這樣的教育。

不少家長認為,這樣孩子可以贏在起跑線上,但是,根據一項統計顯示,其實澳洲的公校教育質量並不差,雖然有的公校的確教育水平並不被看好,但是也有師資力量十分出眾的公校。

因為公校之中,有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

精英學校。

精英學校雖然也是公校性質,但卻以學生的基本素質為錄取第一標準,擇優錄取讓生源更加優秀。

2016年悉尼的高考中,排名前五位的都是公校中的精英學校。

 

 

這也證明了公立學校,或者說精英學校的教學能力。學苗出眾,師資優厚,所以這些學校反而能夠更好的培養孩子學習與發展。

因為有擇優錄取這一項標準,精英學校也出現了一個比較怪異的現象。

非英語國家的學生佔據了絕大多數。

一些精英學校,非英語國家的學生佔據93%,最高的佔據97%。可以說,整個學校里,

基本找不到幾個是澳洲本地學生,

或者是純粹英國國家背景的。

比如說悉尼排名頂級的精英學校James Ruse,也就是在2016年高考中成績最突出的這所學校,2015年非英語國家的學生達到了頂峰,佔據97%的比例。

 

尤其是來自於中國和印度的學生,佔據了非英語國家總學生人數的絕大多數,剩餘學生也基本都來自於亞洲。

而往往,正是來自中國等亞洲的學生

構成了澳洲精英中學的高分代表

幾乎看不到白人學生在校內出現。這種情況,已經延續了多年,非英語國家壟斷了精英學校的教學資源這件事情也引起了澳洲教育界的廣泛關注

為此,不少教育界的專家學者都呼籲政府能夠作出改革,

因為精英學校是面向全市,

而不是只針對非英語背景的學生,

儘管這些學生可能更加優秀。

澳洲私教協會主席Mohen Dhall就多次表示,澳洲的精英學校已經有太多非英語背景的學生,

很明顯

這對於本地學生十分不公平”

教育的意義就是讓所有人能夠得到發展的機會,而不是某個民族實施壟斷。

The Guardian報道了這則消息:

專家們表示,學校裡面基本都是非英語背景的學生,是一種不正常的現象,必須進行改革,因為這會導致教育資源分配的不平均。

為了能夠增加本地學生入學精英學校的概率,

澳洲已經有很多精英學校

在默默修改自己的考試內容

其中最主要的一項就是降低數學考試的難度,

但是,增加英語測試的難度!

這很明顯,針對的就是華人等亞洲背景考生,全世界都知道,中國人善於數學,而非英語背景的學生,在英語測試上,先天就存在弱勢。

 

教育學者一邊表態,教學應該尊重種族性,讓所有人都有接受精英教育的機會,另一邊再則削弱非英語背景學生的入學可能。

除了在考試階段為非英語背景的學生設置障礙,很多精英學校已經上調了自己的最低錄取分數,而且還有一個潛規則——

同等分數下,

優先錄取本地學生。

失去了數學科目的優勢,再加上英語的障礙,學校反而上調分數,對於本地學生的偏袒似乎有些明顯。

很多非英語背景的學生,或者說很多華裔學生對於這一點都十分不滿,為了能夠有更好的成績,很多學生在結束了學習和完成作業後,還有接受補習。

國內盛行的補習班制度,已經流傳到了澳洲。未能夠進入精英學校學習,很多華裔父母都專門為子女聘請專業的輔導老師,甚至是私人教師。

據不完全統計,一年時間裡,聘請私人教師的花費至少在$2萬澳幣以上,而且還佔用了孩子大量的休息時間。

公立學校原本是不收學費的,但是在高入學壓力的競爭下,精英學校學生每年的花費無限接近於私校。

為了成績好,華裔學生付出了極大地努力。他們比本地學生更有資格進入精英學校學習,因為他們滿足了擇優錄取的一切標準。

但是,現在這條道路已經越來越狹窄,因為非英語背景,而且成績優異,導致精英學校基本都是非英語學生的緣故,教育界在改革。

新州教育部長Rob Stokes已經明確表示,會對入學測試進行改革,雖然他表示,改革的幅度不大。

但依然讓人有所顧忌,是不是針對華裔學生或者所有非英語背景的學生。然而教育部的官員表示,

這次改革主要是為了打擊補習學校的存在。

因為很多補習學校都在以出售模擬試題盈利,他們通過向參與精英學校考試的學生諮詢,從數百人口中拼湊出考試的大體類型,然後經過長期整理,變成屬於自己的試題。

這已經嚴重影響了考試的公平性,而且很多補習學校渾水摸魚,騙取利潤,因此才有了這一次改革。不過這一說法來源於教育部,是否確實如此值得深思。

不論如何,華人等亞洲背景學生不僅僅是在大學,甚至從中學開始就承受了不一樣的壓力,國外的月亮不一定是圓的,對於家長來說,這悄悄進行的改革或許對於未來是個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