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森政府将把移民转移到关键地区,并建立一个专门的快速铁路办公室,减少财政对移民的依赖,以促进经济增长和税收增加。

人口部长杜吉(Alan Tudge)在被提拔入内阁后的第一次采访中表示,移民在5月18日的联邦大选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墨尔本、悉尼和布里斯班的郊区都支持联盟党减少移民人数并增加基础设施。 

杜吉表示,五个乡镇地区将被指定为市府和企业担保移民定居的重点,旨在通过吸引更多技术移民进入这些地区,来减轻东部沿海地区的人口压力。

维州西南部,阿德莱德,南澳乡镇地区,昆州北部和Kalgoorlie-Boulder都将获得“指定地区移民协议”,允许市府和商业代表机构担保规定类别的工人。

杜吉还提到,新州的Dubbo“也在哭着喊着想要工人”。

“昆州北部缺少的技术工种之一是会说中文的水肺教练,”他说,“这不会出现在全国的技能短缺名单上,但它对于迎合蓬勃发展的旅游业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内政部数据显示,联盟党任内,非乡镇技术移民签证每年都在增加,而专门面向乡镇的移民人数却从2012-13年的20,510人降至2016-17年的10,198人。

杜吉的部门被并入财政部,将弥合财政部与基础设施规划之间的分歧,这一分歧影响了过去十年的人口政策。

恰逢财政部内也设立了一个人口卓越中心,以缓和财政部对收入的关注,并研究移民中的社会和经济因素。

尽管有这样的目标,但预算数据显示,2019年将有超过27万名临时移民和永久移民抵澳,而去年则为25.9万人。这个数字比去年的预算高出4万人,相当于爆表15%。

“我们始终要在经济增长与认识到我们大城市面临的巨大压力之间保持平衡。”杜吉对《悉尼晨锋报》说,“问题不一定在于澳洲的总体增长,而在于这种增长的分布。”

杜吉说,在上个月的联邦大选中,人口压力——尤其是基础设施压力——对人们来说“非常重要”。

“一旦进入中环和外郊,人们就会感受到我们在墨尔本、悉尼和昆州东南部面临的增长压力。很多情况下基础设施都没跟上。我们的很多竞选活动都在主张不仅要处理人口压力,还要大规模增加基础设施。”

杜吉说,一旦新资金在7月1日到位,财政部的一体化人口中心将汇集来自多个部门的移民数据,并尽快“解决问题”。

“我们的目标是用比以往更严格的服务和基础设施来规划人口增长,”他说。

杜吉表示,如果州政府希望更快地看到项目推出,那么4月预算中分配给基础设施的300亿元中的部分资金可能会提前下拨。在4月份分配的300亿元中,原本只有30%会在未来四年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