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经济增长放缓至五年多以来的最低水平,此前,今年前三个月的经济增幅低于预期的0.4%。

澳洲统计局(ABS)周三报告称,过去一年的年增长率从年初的2.4%降至去年12月底的1.8%。

人均GDP——人均经济增长率——连续第三个季度下降,这还是自1982年经济衰退以来的头一回。自2018年6月季度以来,整体增长率减半。 

年度业绩表明,经济增长速度将远低于财相弗莱登柏(Josh Frydenberg)的4月份预算中的预测,预算案预计2018-19财年经济将增长2.25%。

政府部门维持增长,总体数字增加0.2%,而净出口也有类似的增幅。

然而,由于房价下跌和低工资增长,本季度家庭消费增长率减缓至0.3%,而过去一年的增长率则下降至1.8%。

住宅投资大幅下滑,在去年9月创下历史新高后,全年下降3.1%。

家庭储蓄也在增加,意味着消费者正在削减开销。

私人住宅建设导致经济增长收缩了0.1%,而住房部门的下降也拉低了结果。

在州一级,新州的最终需求在本季度增长了0.4%,而维州的最终需求增长了0.2%。最终需求是用来衡量国内经济情况的,该数据在西澳下降了0.3%,在南澳下降了0.2%。

澳储行(RBA)本周二决定将官方现金利率降至1.25%的历史最低水平。

他在周二晚间的央行董事会晚宴上暗示还会进一步降息,表示:“虽然董事会尚未作出决定,但期望更低的现金利率并非不合理。”

市场认为储行7月会议上降息的几率只有36%。他们认为,储行更有可能在下一次消费者价格指数报告出炉之后,在8月份采取行动。

随着世界银行(World Bank)下调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测,对全球经济健康的担忧在一夜之间升温。

该机构现在认为世界经济将创下2016年以来的最慢增长,增幅2.6%。在1月份的预测中,它预计增长2.9%

预计到2021年,增长率将恢复到2.8%。

世界银行行长马尔松(David Malpass)指出商业信心已经疲软,全球贸易放缓,而新兴经济体的投资也很低迷。“全球经济增长继续减弱,势头仍然脆弱,经济面临下行风险,包括贸易壁垒上升,政府债务累积,以及几个主要经济体的预期放缓程度超出预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