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依赖Ubereats和Deliveroo等线上外卖服务的澳大利亚人正越来越多,这导致澳人的饮食正变得越来越不健康。

一个名叫LiveLighter的癌症组织对2000名澳人进行了调查,发现与自己在家做饭相比,超过一半在线上叫外卖的澳大利亚人会花更多的钱,而且他们也会选择不那么健康的食物。

活动经理艾莉森·麦卡利斯(Alison McAleese)表示,这项年度调查显示,一份外卖中的热量几乎等于你以前一天所摄入的总热量,而叫外卖的人越来越多,能保持健康的人越来越少。

例如,由在线外卖服务商Menulog配送的Hungry Jack’s 的“Whopper Hungry Tamers”食物中就含有8490千焦热量,与成人每日8700千焦热量的推荐摄入量相当。

她说:“我们希望澳大利亚人能认识到,方便的饮食是有代价的,少叫外卖不仅仅是为了他们的钱包着想,更重要的是为了他们的健康着想。”

大多数澳大利亚人都承认他们叫外卖花了更多的钱,62%的人表示自己在网上点餐时会选择一些不太健康的食物(与他们自己做的食物相比)。

调查结果还显示,在快餐店就餐的澳人中有三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比平时在家吃得更多,一半的人还会在吃饭的过程中叫杯软饮料。

最近在线订餐平台的报告也证实了移动软件和在线订餐技术的增长趋势,并进一步凸显出吃自家做的饭的澳人越来越少了。

麦卡利斯女士说:“去年,仅在澳大利亚的一家在线食品配送网站上,每小时就会收到7000份订单(每秒钟就有两份订单),另一个平台的一份报告显示,澳人在短短12个月内吃掉了8300多万份麦当劳的麦乐鸡。”

去年Uber Eats披露,人们叫的最多的外卖是热薯条。

Menulog表示,在他们平台上,叫披萨的人是最多的,占所有订单的29%,其次是印度菜(19%)和泰国菜(14%)。

麦卡利斯女士说:“为了控制卡路里摄入量,澳大利亚人可以尝试订购一些经过大量烹饪的健康食物,然后把剩下的冷冻起来下顿再吃。当你点餐的时候,你还可以选择含有大量蔬菜的食物,不要喝饮料,尽量选择没有油炸过的食物。”

贝克研究所(Baker Institute)的肥胖专家约翰·迪克森(John Dixon)教授表示,外卖并不都是不健康的。

目前,澳大利亚有三分之一的人患有肥胖症,这一问题每年给澳大利亚的医疗体系造成近40亿澳元的损失。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的数据,近年来,澳大利亚的肥胖率几乎翻了一番,已从1995年的18.7%升至2017年至2018年的31.7%。

25-34岁的年轻女性是肥胖率最高的群体。在2000年到2012年的12年间,她们的腰围平均增长了8.4厘米,体重每年增加约590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