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国防部文官长理查森(Dennis Richardson)警告说,5G及以后的相互竞争的通信网络出现,标志着中国和西方之间出现了“科技冷战”。

理查森曾担任ASIO前任总干事兼驻华盛顿大使,他表示,这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可能是负面的,会导致澳大利亚无法获得一些最好的技术。 

他还认为,北京有望超越美国成为西太平洋地区的主导军事力量,但他认为,如果澳大利亚的政策制定者将北京视为威胁,那就“搞错了”。

“我们有可能进入科技冷战。”理查森先生告诉《澳大利亚人报》,“你可以看到中国人和华为在一边,美国人在另一边。”

理查森周一获得“澳洲勋章”,以表彰他为公共行政和国家安全作出的贡献——他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应该对中国军事实力提升采取谨慎态度。

他说澳大利亚应该制止不良行为,包括南海的军事化,中国参与网络攻击以及对中国侨民施加“不当影响”。

他的评论是在澳大利亚政府隐瞒三艘中国军舰抵达悉尼港访问而遭到批评之后作出的。

“我们必须对中国保持谨慎,但起点不能是把它当作威胁。”理查森告诉《澳大利亚人报》,“它有可能成为一种威胁。有严重的紧张点,但这种关系也有积极性。简单地将中国视为一种威胁,就是简单地忽视这些实际情况,将它们全部放在一个角落里。”

他表示,鉴于美国对中国科技巨头华为的担忧,可能会加剧与中国和西方的紧张关系。

安全专家和一些政府议员表达了对英国决定允许该公司部分参与5G网络建设的担忧,因为它可能会损害英国、澳大利亚、美国、新西兰和加拿大之间的五眼安全联盟。

“我们是否正在进入一个我们为5G及以后的科技开始两个独立技术框架的世界?一个是中国人的,另一个是西方人的?”

“如果确实如此,我们完全有可能无法获得最好的技术,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能基于质量选择技术。但政治因素的潜在干预会使这些选择变得更加复杂和有风险,这是我们第一次无法获得最好的技术。”

国防部长雷诺兹(Linda Reynolds)周日告诉《澳大利亚人报》,与中国的关系“充满活力,也很复杂”,“涉及一系列国家利益”。

“澳大利亚和中国在一些问题上存在分歧,我们在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管理双边关系。”参议员雷诺兹说,“美中关系是我们在本地区和全球意义最重大和最重要的关系之一。我们鼓励积极和建设性的参与。”

但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执行董事詹宁斯(Peter Jennings)告诉《澳大利亚人报》,“说中国技术必然是世界上最好的”根本不准确。

他还表示,政府去年8月做出了正确决定,将华为排除在澳大利亚的5G网络之外。“还有其他可用的资源和可供选择的制造商提供的安全风险较小。”

詹宁斯认为,应该“非常严肃”地对待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及其对五眼国家之间情报共享的影响。

莫里森上周在新加坡发表讲话称,5G是“我们经济未来成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这项技术的规模和范围意味着我们必须非常注意其他安全利益,而不是针对任何特定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