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國防部文官長理查森(Dennis Richardson)警告說,5G及以後的相互競爭的通信網絡出現,標誌着中國和西方之間出現了“科技冷戰”。

理查森曾擔任ASIO前任總幹事兼駐華盛頓大使,他表示,這對澳大利亞的影響可能是負面的,會導致澳大利亞無法獲得一些最好的技術。 

他還認為,北京有望超越美國成為西太平洋地區的主導軍事力量,但他認為,如果澳大利亞的政策制定者將北京視為威脅,那就“搞錯了”。

“我們有可能進入科技冷戰。”理查森先生告訴《澳大利亞人報》,“你可以看到中國人和華為在一邊,美國人在另一邊。”

理查森周一獲得“澳洲勳章”,以表彰他為公共行政和國家安全作出的貢獻——他表示,澳大利亞政府應該對中國軍事實力提升採取謹慎態度。

他說澳大利亞應該制止不良行為,包括南海的軍事化,中國參與網絡攻擊以及對中國僑民施加“不當影響”。

他的評論是在澳大利亞政府隱瞞三艘中國軍艦抵達悉尼港訪問而遭到批評之後作出的。

“我們必須對中國保持謹慎,但起點不能是把它當作威脅。”理查森告訴《澳大利亞人報》,“它有可能成為一種威脅。有嚴重的緊張點,但這種關係也有積極性。簡單地將中國視為一種威脅,就是簡單地忽視這些實際情況,將它們全部放在一個角落裡。”

他表示,鑒於美國對中國科技巨頭華為的擔憂,可能會加劇與中國和西方的緊張關係。

安全專家和一些政府議員表達了對英國決定允許該公司部分參與5G網絡建設的擔憂,因為它可能會損害英國、澳大利亞、美國、新西蘭和加拿大之間的五眼安全聯盟。

“我們是否正在進入一個我們為5G及以後的科技開始兩個獨立技術框架的世界?一個是中國人的,另一個是西方人的?”

“如果確實如此,我們完全有可能無法獲得最好的技術,因為到目前為止,我們都能基於質量選擇技術。但政治因素的潛在干預會使這些選擇變得更加複雜和有風險,這是我們第一次無法獲得最好的技術。”

國防部長雷諾茲(Linda Reynolds)周日告訴《澳大利亞人報》,與中國的關係“充滿活力,也很複雜”,“涉及一系列國家利益”。

“澳大利亞和中國在一些問題上存在分歧,我們在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管理雙邊關係。”參議員雷諾茲說,“美中關係是我們在本地區和全球意義最重大和最重要的關係之一。我們鼓勵積極和建設性的參與。”

但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執行董事詹寧斯(Peter Jennings)告訴《澳大利亞人報》,“說中國技術必然是世界上最好的”根本不準確。

他還表示,政府去年8月做出了正確決定,將華為排除在澳大利亞的5G網絡之外。“還有其他可用的資源和可供選擇的製造商提供的安全風險較小。”

詹寧斯認為,應該“非常嚴肅”地對待華為參與英國5G網絡及其對五眼國家之間情報共享的影響。

莫里森上周在新加坡發表講話稱,5G是“我們經濟未來成功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平台”。“這項技術的規模和範圍意味着我們必須非常注意其他安全利益,而不是針對任何特定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