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休斯(Adam Hughes)从未想过,在珀斯远郊买一套普通的家庭住宅,将使他陷入经济危机,他已负担不起这个房子的抵押贷款了。

这位全职机械工程师、两个孩子的父亲在2015年以33.6万澳元的价格在比福德(Byford)买了一栋三居室的房子。

三年后,这栋房子的价格仅剩28万澳元。

更糟的是,亚当还经历了一段破裂得感情,需要支付一笔昂贵的家庭诉讼费用。

如果他要卖掉这所房子,他将面临5.6万澳元的债务,因此他被迫留着这个房子。但是随着账单的堆积,他拖欠的抵押贷款越来越多。

他说:“就像滚雪球一样。当你稍微断交几次后,你就完全还不起了。我就是尽可能地拖延,后来我就被迫陷入他们所说的困境之中,我打电话跟银行说,‘听着,我现在很困难,我真的需要帮助。’”

“一种折磨人的、时时刻刻都存在的负担”

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人正与负资产作斗争,亚当只是其中一个。当你欠银行的钱超过了房子的价值时,这个房子就成了负资产。

澳储行在4月份指出:“负资产比率最高的地区是西澳、北领地和昆州,在这些地区,在采矿活动频繁的地方,房价出现了大幅下跌。全澳近60%的负资产贷款都位于西澳或北领地。”

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的一项新的调查显示,多高达11.2万的西澳家庭目前都处于负资产状态。

但随着新州和维州等州的房价在经历了近年来的房地产繁荣后大幅下跌,这些房地产市场可能很快就会开始出现更多的问题。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银行业分析师理查德•怀尔斯(Richard Wiles)表示,随着房价不断下跌,负资产带来的危害越来越大。

他说:“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我们估计,如果房价进一步下跌5%,那么大约4.5%的用抵押贷款买到的房子将变成负资产。如果房价下跌10%,这一比例将升至7.5%,在房价下跌20%的情况下,这一比例将会升至18%。”

对许多抵押贷款持有者来说,只要他们能够正常地还贷款,安然地度过房价下跌的阶段,直到房价再次回升,那么这就不会给他们带来严重的财务问题。

但金融咨询服务机构Anglicare表示,一旦合格家庭地收入出现小幅或暂时性下降,那么他们就可能会拖欠抵押贷款。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格拉松(Mark Glasson)说:“澳大利亚的很多家庭都生活在巨大的压力下,他们知道一旦出了什么问题(生病、失业等),他们就真的会有麻烦。对于这些人来说,这个房贷就像是他们一直在承受的折磨。”

房子被收的例子越来越多

西澳法律援助机构(Legal Aid)会为那些面临着房子可能会被银行收走的人提供服务。

该部门的民法主任贾斯汀·史蒂文森(Justin Stevenson)说:“目前,我们每个月都会帮助大约60个人。从1月份开始,每个月都是如此,这个数字已经是去年的两倍。”

西澳最高法院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在本财年里,贷款机构已提交943份财产收回申请。

贾斯汀表示,有抵押贷款还款困难的人应该尽早寻求他们的帮助。

马克表示,自皇家银行业委员会(Banking Royal Commission)成立以来,贷款机构们在应对困难贷款还款方面变得更加灵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