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为收取的天价手术费被大家声讨的华人神经外科医生——张志贤(Teo)再一次引发了大家的关注。

6万多人在网上签署请愿书,

呼吁允许有争议的神经外科张志贤(Teo)医生医生在公立医院进行手术。

最新进展

上周,张志贤医生回应了之前群众对他的议论,

称他不被允许在公立医院做手术,

因此病人必须付费在私立医院做手术。

现在change.org正在筹募大众签署请愿书

以允许张志贤Teo医生到公立医院做手术

这份请愿书将发送给西澳州卫生部长罗杰·库克(Roger Cook)、州长马克·麦高恩(Mark McGowan)、联邦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 (Greg Hunt)和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

请愿书中写道:

张志贤(Teo)医生是一位医学天才,

但他却遭到了澳大利亚同行的诋毁。

“目前,

他还没有被邀请到澳大利亚的任何公立医院进行手术,

所以那些需要他的专业知识的人必须付费进入私立医院接受治疗。

 

“如果身边没有人遇到,很多人对脑瘤知之甚少,

但其实脑癌比其他任何疾病都更容易夺去更多的孩子的生命,

大约每七个小时就有一个澳大利亚人死于脑癌。”

我们需要给他们一个机会,

这意味着他们能获得最好的治疗。

此前,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警告医疗专家不要收取过高费用。

亨特周一向《泰晤士报》表示:“我和医学界领袖们都希望,

私立医院治疗期间的自费费用适中、合理,并与患者的情况一致。

张志贤此前曾表示,

他愿意为公立医院的跨州病人做手术

但这必须在“少数人放下自尊”的前提下。

由于围绕他的手术费的持续争议,Teo医生威胁要退出医学界

在接受《星期日泰晤士报》采访时张志贤博士表示,如果“干扰太大”,

影响了他为病人提供应有服务的能力,他“将就此打住”。

张志贤医生以给其他外科医生认为无法手术的病人做手术而闻名,

但自从卷入最近的口角以来,

张志贤医生表示,医疗机构正“瞄准他”

儿科泌尿学教授帕迪·德万(PaddyDewan)将张志贤医生的治疗比作林迪·张伯伦(LindyChamberlain)在她的孩子阿扎利亚(Azaria)失踪后遭到的诽谤。

Dewan博士说:

“这是一个人(Teo博士)要忍受的令人讨厌的事情。”

“私人审查是可以的,但在澳大利亚,公开诋毁医生正在扼杀医学。”

前情回顾

悉尼最著名的神经外科医生张志贤(Teo),

为一位患者进行了脑部外科手术。

而这个手术费用之高达12万刀

导致患者的父母不得不抵押房子给他

并且在网络上进行众筹。

这次事件的主角是来自珀斯的12岁女孩Amelia“Millie”Lucas。

由于资金问题,她的家人向GoFundMe求助,

在11天的时间里筹到了超过15万美元

而这场声势浩大的众筹把Teo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此前,University of Sydney School of Medicine

泌尿科医生Henry Woo教授统计了113个在Go Fund Me上

因为资金问题不得不进行网上筹款的患者的案例。

他还特别提到了Teo天价手术费的事件:

“如果一个患有脑瘤身患绝症的女孩不得不筹集12万美元来做手术,

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一切本就应该在医疗保险制度下的公共系统中进行。“

Henry  Woo医生还表示:

他发现有很多众筹活动提到了张志贤的名字,

这让他感到十分不安。

内幕爆料

Henry  Woo医生在因其言论受到抨击后关闭了自己的Twitter账户

Teo医生对Henry  Woo医生的质疑进行了回应:

如果一个病人被收取12万澳元,

那么大约8万澳元就会被送往私立医院,剩下的钱不仅会分给外科医生,

还会分给助理医生、麻醉师、病理学家、放射科医生和放射科医生。

 

他说他只得到了大约8000澳元的手术费用。

张志贤博士还强调了医疗专业人士之间

有互相阻止对方在某些医院进行手术的文化

 

“我不想这么说,因为我自己也为此感到内疚,”他告诉6PR。

 

“我记得当时我在一家医院的认证委员会工作,

这家伙申请了这家医院的特权。

但就在大约三个月前,他写了一封相当恶毒的信针对我。”

“凭借我的权力,我拒绝了他特权的申请。

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我不喜欢那个家伙

即使他可能是个很好的外科医生,并且他已经付清了所有的会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