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移民和中国投资的激增,澳大利亚最大城市的住房承受力已降至30年前的一半。

悉尼房价中值为869,579元,是澳大利亚全职平均工资83,455元的10倍以上,尽管过去两年房地产价格创纪录地下跌17%。

早在1987年,一套带有后院的典型郊区住宅的价格为120,025元,是平均年收入23,858元的5倍。

自那以来,在截至2019年4月的一年里,澳大利亚每年的净移民增速已从125,800人增长逾一倍,至292,280人,其中1.6%的人口增速是发达国家中最高的。

澳大利亚人口研究所所长伯雷尔(Bob Birrell)博士表示,悉尼和墨尔本房价中值的飙升与高移民率有直接联系。

“当然。这是悉尼和墨尔本住房需求的一个重要因素,造成这一比例如此之高的原因之一是对住房的高需求,而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移民推动的。”

2012年至2017年,在澳大利亚最大的两个城市,房价飙升:悉尼房价劲涨68%,墨尔本房价中值也同样高涨54%。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每年的净移民攀升至20万以上。

随着越来越多的技术移民涌入,包括墨尔本东南区的Monash市府到悉尼北区的Ryde,中等价位郊区的房价已经上涨。

“很明显,”伯雷尔博士说道。“他们正在购买我们可以称之为中等价位的房子,价格在100万元左右,对于中等价位郊区的房价上涨,他们在这方面的推动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大量国际留学生也刺激了对市区附近公寓的需求。

比雷尔博士说:“近年来,移民人数激增,其中大部分是由于临时移民的涌入造成的。这种移民来源对公寓需求的影响大于对独立式住宅的影响。”

来自中国和印度的学生越来越多,推动了临时移民的激增,这让开发商有理由拆除独立式住宅。

伯雷尔说:“这一数字出现激增,悉尼和墨尔本住房正被拆除重建。”

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创始人诺斯(Martin North)表示,尽管人口是导致房价上涨的一个因素,但在过去10年里,中国投资者的需求是一个更大的原因。

他说,“人口增长绝对是其中之一,但我确实认为移民问题有些言过其实。房价大幅上涨的主要原因是投资者,尤其是国际投资者。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下,你会发现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投资者确实认为澳大利亚是他们想要买房的地方。”

尽管澳大利亚的移民率处于历史高位,但在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打击投资者和只付息贷款之后,就算利率处于创纪录低位,悉尼的房价中值自2017年7月见顶以来已下跌17%。

澳大利亚统计局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在截至今年4月的一年里,澳大利亚的净移民人数为292,280人,是20世纪平均7万人的四倍以上。

今年3月,845,840人移居到澳大利亚,但这一数字还没有将离境人数考虑在内。4月份,这一数字小幅放缓至843,95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