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权威的国防智库指出,澳洲必须与日本建立正式的防务联盟,作为进入东南亚的更大战略计划的一部分,这将使军方能够在尽可能远离澳洲海岸线的地方对抗潜在的中国对手。

权威国防智库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呼吁对澳洲的防御态势进行全面改革,认为传统上对北方制空权和制海权优势的强调已经过时,而且澳洲很快就会被中国高精尖的武器装备压倒。

这份学说让人联想起1970年代澳洲的积极防御战略,ASPI的报告呼吁国防规划人员积极将澳洲资产部署到日本、关岛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地的基地,后者正在与澳洲共同开发一个新的海军设施。

ASPI的想法是扩大澳洲的武器装备范围,提高其打击能力,并使军方能够在远离故土的地方与潜在中国对手作战。

报告认为,“澳洲现在远非一个战略上的避风港,而已经成为战略前线,无论是地理位置、战略还是政治状态”。“假设我们能够捍卫海空优势的思维方式变得越来越不可信。”

该报告的作者戴维斯(Malcolm Davis)谈到中国武器装备日益先进,其中包括H-20等远程轰炸机和高超音速导弹等新兴技术,称这是北京扩大自身战略覆盖范围的一个例子。

戴维斯博士还提到了中国对南海的军事化,北京将小环礁转换为着陆带、雷达基地和导弹平台,并指出这是澳洲国防军应该培养新的防御姿态以“深入防御”的证据。

“这旨在确保澳洲国防军能够迅速向印度洋-太平洋海上地区投入战力,从一开始就剥夺潜在敌人的主动权,并防止他们实施远程、高速的军事打击。”

澳洲的防御理论一直是基于保持澳洲在北部空中和海上进近战略中的优势地位以及在更远的地区(如阿富汗和伊拉克)支持盟友的远征军。

戴维斯博士表示,澳洲必须在物质和外交方面更深入地进入亚太地区,以应对不断增长的中国影响力。这将涉及与日本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等伙伴国家建立外交关系网络,旨在为澳洲海军舰艇提供更多准入权,并加强其监视能力。

戴维斯博士写道:“外交层面的关键一步必须是与日本建立正式的联盟关系,以补充和加强两国与美国的联盟结构。在华盛顿、东京和堪培拉之间建立一个正式的‘三边防御联盟’,将成为日本成为五眼集团‘第六只眼’的一步。”

澳洲还必须关注中国海军享有广泛统治的南海和菲律宾海的“权力投射”。这将涉及使用像F-35这样的攻击机将基地转移到澳洲大陆之外以及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射程之外以保护它们免受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