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HSC模拟考试的临近和职业焦虑的加剧,悉尼的许多家长都在考虑是否应该让自己的孩子继续深造。

但这不仅仅是因为上大学的花费很高。

我认为现在应该给上大学的人们一个警告。别指望你在这里能为你以后的工作和生活做准备。

毫无疑问,澳大利亚的高等学府的声誉遭受到的一些损害中有一部分是自己造成的。

就在上周,悉尼大学的一些学生发起了一场运动,要求拆除威廉·温特沃斯(William Wentworth)的雕像,因为他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种族主义者。

当我想到我15岁的儿子即将接受的教育时,我经常想起他开始上学的第一天。

他穿着粗糙的多棉制服,背着沉重的双肩背包,站在我面前,兴奋极了。

经过了几次膝盖擦伤,数学考试和游泳嘉年华之后,我现在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家长。这时恐惧出现了,HSC考试结束之后,下一步该做什么?

读一个大学学位,是的,就是这样。那么能很快找到工作吗?其实没有那么快。

最近,我和其他家长们的谈话有了不同的话题。

他们向我们提出了就业能力的问题,以及在他们读一个学士学位的相关问题。

或者就像我儿子问的那样:你怎么知道你读大学时所欠的债和读大学里所花的四年时间会让你得到一份工作呢?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我们过崇拜大学的那种根深蒂固的理念。

也许是时候进行一次彻底的改革了,我们的孩子可以在接受传统的白领学位之前,先考虑职业教育(比如管道、电工或建筑等),然后再考虑是否要从事法律、医学或银行等职业。

高等教育应该满足不同行业的需要,而不是把尽可能多的学生放在职业遗忘的传送带上培训。

但这种事情当然不会发生。

去年,联邦政府对12万多名大学毕业生进行了调查,发现药学和医学学位的就业前景最好,就业率分别为97.2%和94.9%。短期内创意艺术专业毕业生的就业率最低,仅为52.2%。

有趣的是,有人告诉我,招聘小组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实际上不想再和这些应届生们继续谈下去了。

然而,共雇用逾30,000名学徒及实习生的NAEN(National Apprentice Employment Network,学徒就业网络)执行董事加里•沃克曼(Gary Workman)表示,尽管高达95%的贸易专业毕业生已被全职聘用,但他们从事的是管道、木工等行业的工作。

然而,在欧洲,尤其是瑞士,从9年级开始,学生就会在学校接受学徒培训,再加上传统课程,所以他们毕业时同时具有实践和学术技能。这是给雇主的一份礼物,那里年轻人的失业率仅为2%,而我们这里的失业率在一些地区可能高达25%。

不管你和孩子们的志向如何,上大学并不能证明他们将来会成为你想让他们成为的人。

工人们说:“汽车行业被职业顾问们给忽视了,因为我们不再在这里生产汽车,尽管这里有很多年轻人可以做的工作,比如汽车自动驾驶、3D打印等等。父母们需要现实一点,你们要关心你的孩子能学到什么实用技能,而不是好听的学位。孩子们被迫上大学,而23岁或24岁的大学毕业生们则在想自己为什么找不到工作。”

我有一个同事,他的儿子本计划读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但他现在却想学电焊。

我同事表示,对于一个拥有专业学位的中产阶级家庭来说,在第一次听到他儿子的这个想法时十分震惊,直到他的儿子做出了解释。他儿子说这样他就有钱上大学了,这样做不仅可以学到一项技能,还能明白自己上大学时在做什么。他儿子表示,让他担心的是,他的朋友们准备上大学攻读艺术学位,这个学位不一定能找到工作。

父母们面临的问题是:你想让你的孩子获得一个可以吹嘘的学位,然后可能找不到工作,还是想让他(或她)出去学习一项热门的技能,这样他(或她)就可能永远不怕失业?

孩子自己心里估计已经有答案了。

 

本文译自露易丝·罗伯茨(Louise Roberts),作者是一位悉尼某高中学生的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