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澳大利亚很烦恼。这个孤悬亚太但心系欧美的国家本来挺乐天的,也一直以位于亚太的欧美文明桥头堡自居,但近年来心烦意乱,全是因为崛起的中国决定性地打乱了澳大利亚习以为常的亚太政治经济秩序。

500

500

澳大利亚本来是个挺乐天的地方,但近来很烦恼

澳大利亚是五眼国家之一,这五个英语国家不仅有深厚的文化纽带,也是政治经济军事上的铁哥们,至今依然如此。但铁哥们一起玩、一起打架可以,过日子就是另一回事了,还是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澳大利亚的历史不长。不算英国囚犯的流放地时代,澳大利亚在亚太一直是算先进国家的。澳大利亚甚至有过自己的汽车、飞机、电子工业。但这是过去了。由于市场经济的马太效应,澳大利亚的科技和工业都萎缩了,如今除了在澳大利亚,已经绝少见到澳大利亚的工业产品了。澳大利亚的主要出口是矿产、能源和农产品,其中铁矿砂占20%,炼焦煤占19%,油气产品占8.3%,有意思的是,黄金制品占12%;但从手机到飞机,绝大部分工业制成品都靠进口,其中汽车占9.1%,船只占4.5%,广电产品占3.6%,卡车占3.4%,电脑占2.7%。当然还有油气进口,其中精炼油气占7.2%,原油占3.4%。

500

出口对澳大利亚经济很重要,这是澳大利亚进出口趋势,蓝线是出口,红线是进口

500

澳大利亚按国家的进口比重,中国稳居第一,达到位居第二的美国的250%

500

按国家的出口比重,中国更是稳居第一,加上香港,也达到位居第二的日本的250%了

500

尽管属于发达国家,但澳大利亚实际上是资源和农产品出口国,工业制成品的出口只占很小的比例。这是澳大利亚的出口构成

500

进口反而以工业制成品为主,这是澳大利亚的进口构成

中国同时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进口来源和出口目的地。对中国的出口占35%,总值850亿美元,其中46%为铁矿砂,11为炼焦煤,6.8为油气产品。有意思的是,金制品高达10%。如果算上香港(其中相当大一部分转口中国内地),更是高达40.8%;日本第二,为14%,韩国7.4%,印度6.1%。美国只占3.5%,总值85.7亿美元,其中冻牛肉占9.6%,鲜牛肉6.0%,羊肉8.3%,包括人类和动物血液制品6.2%,飞机部件5.5%,酒类4.9%,医疗器械4.8%,牙科器械3.4%。

在进口方面,澳大利亚总进口的24%来自中国,总值470亿美元,其中9.7%为广电产品,电脑8.2%。美国第二,占10%,总值205亿美元,其中汽车8.9%,飞机4.7%,有意思的人类和动物血液制品,占2.8%,高于广电、电脑、车辆部件、飞机部件,真是血浓于水了。韩国、日本分别为9.3%和8.2%。

500

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构成绝对以矿产为主

500

澳大利亚从中国的进口构成离清一色工业制成品不远了

500

澳大利亚对美国的出口构成,以农产品为主,尤其是肉类

500

澳大利亚从美国的进口构成也是工业制成品居多,但档次高于从中国的进口

2017年澳大利亚GDP总值折合13230亿美元,进口总值约199亿美元,出口总值约2430亿美元,进出口总值占GDP约33%,略高于中国的32%,大大高于美国的17.6%。按对华贸易计算,对华贸易占澳大利亚GDP的10%,极大地高于美国的3.15%。显然,澳大利亚经济对中国的依存度大大超过对美国的依存度。但就意识形态和感情而言,澳大利亚对美国的粘性就不是大大超过对中国的粘性的问题,后者基本不存在。

“天堂太远,中国太近”。天堂里有美国老爸,但中国可是管饭的老板。这正是澳大利亚的纠结之所在:脑袋与屁股被两股同样巨大的力量拉向相反的方向,小蛮腰有点受不了。

在过去,这其实不是问题。有财大气粗的老爸,当富二代挺舒服的。但老爸手头紧了,也小气了,在特朗普的“美国第一”的时代,这个问题尤其大。另一方面,隔壁老板风生水起,只好捏着鼻子去套近乎。这使得澳大利亚的国际关系空前复杂化。在这次大选中,工党和自由党都不敢太拿中国说事,谁都不想被选上后再厚着脸皮自己给自己擦屁股。连被认为对中国不友好的莫里森也只能说:“美国是我们的朋友,中国是我们的客户。”这不是中国人喜欢的语言,但是澳大利亚(还有美国)人听得懂的语言,客户是不能得罪的。

但美国出于自己的战略算计,要求澳大利亚对中国采取更加敌对的立场,澳大利亚也确实在美国的压力下宣布禁用华为,使得澳大利亚成为五眼国家中唯一公开与美国步调一致地国家。但这也使得澳大利亚成为出头鸟,遭到来自中国的悄悄地压力。美国还不满足,继续对澳大利亚施加更大压力。这使得使得澳大利亚很为难。除了私下渠道,近来通过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和纽约时报公开喊话:别让我们太作难了!

据报道,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在一个大国竞争的时代,美澳同盟的未来》指出,美国敦促澳大利亚“在谴责中国‘破坏稳定的活动’时不要那么谨慎,并减少对中国的商业依赖”。这对澳大利亚很难,10%的依赖可不是说减少就可以减少的。事实上,对华贸易在澳大利亚经济中的比重还在加大,酒类这样的领域尤其显著。澳大利亚早就在试图将出口市场和投资来源多样化了,但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世界第一大矿产出口目的地,中国就像瓷器店里的大象,躲也躲不过。

500

澳大利亚对美、欧、中的酒类出口趋势,中国的涨势和欧美的颓势恰成对照,充分说明了澳大利亚烦恼的由来。脑袋和屁股往两个方向拉,怎么能不烦恼?

报告同时指出,澳大利亚希望美国“更详细地阐明其目标、战略和资源,并更清楚地阐明它希望澳大利亚做什么”。这其实是反将美国一军,因为美国正是因为目标摆不上台面,缺乏有效、协调、一致的战略,更缺乏必要的资源,所以在“强力启发”澳大利亚的觉悟。鼓动澳大利亚为美国赴汤蹈火。

澳大利亚在安全问题上确实在大举扩充军备,明里暗里以中国和南海为主要战略方向。但澳大利亚扩军的目的莫非保卫澳中海上贸易不受中国海军的拦截?这种本质的荒唐也是澳大利亚的烦恼的一部分。

报告还指出,“澳大利亚希望美国不要采取适得其反的行动,尤其是不要与盟友就一些可以在幕后悄悄解决的问题展开争吵。”这在过去不是问题,但特朗普这个猪队长对队友也大开杀戒,从加拿大杀到欧洲,从日本杀到墨西哥,差点对澳大利亚也大开关税的杀戒,幸好在最后关头被国务院和国防部拦住了。

更可怕的是,这可能不是特朗普的个人疯狂,而是未来美国的大走向,因为美国自己也在走向瓶颈,现在试图通过割羊毛来推迟深陷瓶颈,已经不惜杀熟了。

澳大利亚的烦恼在美国盟国中不独特,韩国也是类似的情况。对中国的出口占韩国出口的25%,来自中国的进口占韩国进口总值的21%,而美国分别只占12%和10%,只有中国的一半。韩国还有朝鲜问题,即使在安全上也依赖中国的合作,所以在美国期待的对华强硬 问题上态度更加低调。

其他五眼国家也都受到美国的强大压力,但各有各的难处。如果说澳大利亚是顶着工业国帽子的农业国,新西兰是不择不扣的农业国,除了跟着美澳走,在安全问题上其实与中国没有冲突,在经济上,新西兰与澳大利亚相似,也高度依赖中国,对中国的出口占新西兰出口总值的24%,来自中国的进口占新西兰进口总值的20%,甚至超过传统上贸易关系最紧密的澳大利亚,并约两倍于美国的水平。新西兰在跟随澳大利亚后,吞吞吐吐地转为“不排除华为”。

加拿大不一样,进出口贸易高度依赖美国市场,但在美国认为“吃亏”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中,加拿大也感觉“吃亏”了,美国在软木、油砂油、牛肉等问题上的霸凌做法也很伤加拿大人的心,钢铝关税和“北美自由贸易协议2.0”的一波三折更使加拿大看到在美国一棵树上吊死的危险。在孟晚舟事件之前,特鲁多政府正准备在对华贸易上施展手脚,但孟晚舟事件打乱了一切,把加中贸易也推入深度冷冻。但加拿大还没有做出过激反应,至今对华为5G问题不做决定,很使美国失望。

但最令美国失望的五眼国家还是英国。英国的贸易重头无疑在欧洲,但脱欧无疑使得英国的贸易前景复杂化了,经济走低更是很现实的威胁。基于一系列独立的战略思维,英国率先加入亚投行,也在容许华为5G的问题上相对高调。

中国崛起可算过去40年来最重要的变化,苏联崩盘的影响都没有那么大。在一开始,中国是被看作做生意、赚大钱的地方,但实际上只是小钱。这时的中国还是人畜无害的,即使有任何事变,美国带头做一个姿态,慢说五眼国家,一半西方盟国都会不假思索地自动跟进,这点小钱赚了不多,不赚也不少。

但中国经济在不知不觉中做大了,尽管这个不知不觉只是对西方而言,对于中国人而言,每天都在期盼和挥汗中奋斗,毫无不知不觉的问题。现在,中国不仅是个赚大钱的地方,中国也成了碍事的地方。瓷器店只有这么大,不知不觉中塞进了一只大象,尽管大象在小心翼翼不碰坏瓷器,但以前习惯的横行不再可能了,怎么能不嫌碍事呢?问题是大象推不出去,又不听吓唬,乱来还真可能把瓷器店砸成一团浆糊,首先砸碎的就是自己的家当,怎么办?

东南亚呼吁美国不要逼他们在美中之间站队已经十几年了,现在轮到澳大利亚了。澳大利亚的烦恼还要持续一会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