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Macquarie私人银行创始人赫德利(Guy Hedley)称,莫里森政府需要恢复一个吸引富有中国投资者的签证计划,以便为下一批本地初创企业提供资金。

赫德利于2001年至2012年担任Macquarie私人银行首席执行官,他是管理基金Atlas Advisors的执行主席。Atlas管理着17亿元的资金,是少数几家专注于重大投资者签证(SIV)计划的基金之一。赫德利表示,该计划已经不再受到关注,导致初创企业初期资金匮乏。 

重大投资者签证(SIV)计划授予那些在特定类别中投资500万元的外国公民,向他们签发四年签证,他们之后可以将其转换为永久居留权。

“根据最初的计划,政府每个月发放大约60份签证,但在2015年之后,它每个月只能发掉大约10份。”他告诉《澳洲人报》,“最初大约有200名基金经理为该计划提供解决方案;现在只剩6个。”

处理SIV签证所需花费的时间进一步凸显了该计划已经处于垂死状态。

“在早期,该签证的处理时间为六至九个月。现在同样的签证,即使申请人少,也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赫德利说。

虽然生产力委员会此前一直批评SIV计划的所谓好处,但赫德利表示,不应忽视其帮助澳洲初创企业的潜力。

“该委员会2016年的报告在短短的四年投资窗口内衡量了收益,但这应该被视为一代人的计划。”

“我们的很多客户都处于中国技术繁荣的前沿,这就是为什么SIV计划的风险资本方面如此重要。没有外国投资,澳洲在医学,科学和技术领域的许多创新可能会在概念阶段就受到影响。”

根据该计划在2015年受到的全面改革,500万元投资中的10%必须投入获批准的风险投资基金,另外30%投资于上市的新兴小公司。

虽然这些变化增加了SIV计划的复杂性,使像Atlas这样的基金更加难以经营,但赫德利表示,他们至少迫使投资者永久地将风险资本投入澳洲市场,为经济不确定性提供了良好的对冲。

“来自SIV计划的资金留在市场上,这意味着良好的初创公司,特别是在卫生部门,仍然可以得到资助。”他说。

赫德利表示,中国投资者对该签证的兴趣仍未减弱。

“这些投资者中每年仍有近200名投资者。在过去,政府会协调努力,但上一届内阁并不把SIV视为优先事项,因为移民被当成了一个肮脏的词。政府需要了解这些投资者是非常富有的,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人脉,并且一旦他们在澳洲定居,就会产生极大的影响力。”

赫德利表示,他对新任莫里森政府理解这一群体的重要性表示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