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遭西方列國聯手封堵,澳洲政府也將其排除在了5G市場之外,說是使用華為設備會導致國家安全問題。但這在澳洲民間卻反響寥寥,因為大家都明白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從越南到伊拉克到敘利亞,美國這一手找借口開戰的把戲玩得再熟練不過了。

但是,有一個亞洲公司在澳洲卻着實觸犯了眾怒,那就是印度礦業巨頭阿達尼(Adani)。

開車步行路過悉尼內西區的主街小巷,到處都是Stop Adani的字樣。有人為圖方便,直接在交通標誌Stop的下方貼上印有Adani的紙條,看上去簡直無懈可擊。

2017年的時候,就有1萬6千人聚集在全澳45個地點,對阿達尼表示抗議。在悉尼的邦帶海灘,抗議者甚至大張旗鼓地人肉把STOP ADANI拼了出來。

印有這個口號的T恤、帽子、耳環、襪子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大街上,牆面的塗鴉也隨處可見。反對組織還特意建了一個網站stopadani.com,曆數這個公司的罪狀,號召全澳人民行動起來加入反對的隊伍中去。

Stop Adani已經成為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澳洲規模最大的環保運動。

那麼,阿達尼到底要在澳洲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呢?

在昆州中部的加利利盆地,蘊藏着78億噸的煤礦,在國際上有豐富開礦經驗的阿達尼公司就看中了這塊肥肉,2010年就開始向昆州政府申請開採。

阿達尼還拿到了昆州艾伯特煤炭運輸港的99年租期,準備建造一條388公里長的鐵路,將煤礦和港口連接起來。

考慮到這個巨型項目對環境的影響,昆州政府要求對此進行綜合環境評估。而上周四,隨着地下水管理方案的獲批,這個項目的開工已經得到了政府的首肯。

但反對聲還在繼續,方案剛通過,抗議者就在堪培拉的印度大使館門外從天而降。

反對的主要理由,還是項目帶來的環保隱患。這個項目涉及到在港口清理110萬立方米的淤泥,再加上頻繁出沒大堡礁的貨輪,極有可能改變昆州海岸的自然生態。

這並不是危言聳聽。2010年,中國煤炭貨輪深能一號就在昆州沿海擱淺,把大堡礁割開了迄今為止最大的一條傷疤,燃油泄漏30立方米,事故發生部分海域的生物已經滅絕。

另外,阿達尼的煤礦項目獲得了60年的無限制地下水使用權。大自流盆地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淡水庫,大部分在昆州境內,北領地、昆州、新州和南澳的水源基本都是依靠這個水庫。這個煤礦預計每天要汲取2600萬升的淡水,可能對水源會造成不可逆的影響。

該項目的財務可行性也廣受質疑,至少有24家銀行已經拒絕為此提供貸款,大家都很疑惑——這樣燒錢的項目,錢從哪裡來?阿達尼是不是就是眼巴巴地等着澳洲政府答應的10個億?

行業分析人士認為,只有煤價保持在80美元每噸,該項目才能盈利。而過去5年中,煤價曾一度跌到50美元以下。

以上這些疑慮,如果放在其他公司身上,說不定也只會停留在疑慮而已。但放在本就劣跡斑斑的阿達尼身上,那就不一樣了。

阿達尼做過的壞事包括、但不僅限於:

  1. 2011年,阿達尼一艘載煤貨輪在孟買海域沉沒,導致燃油泄漏,6萬噸煤炭沉入海中,但阿達尼公司對此無動於衷,事發後五年都沒有進行對污染進行清理。
  2. 阿達尼在印度海邊小鎮蒙德拉有一家大型燃煤發電廠,他們非法毀掉了75公頃的保護物種紅樹林,剷平了沙丘,挖光了海底淤泥,阻塞了河道,導致魚類死亡,淡水鹽化,村莊受澇。
  3. 2016年,阿達尼在蒙德拉的發電廠熱水管道發生爆炸,燙傷21個工人,其中7人不治身亡。
  4. 阿達尼澳洲公司的CEO曾經是贊比亞一個銅礦項目的運營總監,他們將銅礦產生的“孕金溶液”直接排入河流,導致河水變色,附近村民染病死亡。
  5. 阿達尼在印度為了建造發電廠,賄賂警察,威脅村民,勾結當地政府壓低土地價格,收購農村土地。
  6. 阿達尼在印度非法出口了770萬噸的鐵礦,為掩蓋事實,他們賄賂了警察、地方官員、海關官員、污染監管部門、計量部門。
  7. 阿達尼的工廠壓榨工人,薪資低於印度最低工資標準,還常常欠薪幾個月,還涉嫌使用12歲的童工。

這些事情在某朝或許司空見慣,但在澳洲人民眼裡可是觸目驚心——華為就算竊取再多的國家機密,那也是你們大佬間的權力遊戲;但阿達尼視民生如草芥,我們可不甘心做引頸就戮的韭菜!

既然阿達尼的惡名如此昭著,昆州開礦的影響如此惡劣,澳洲政府為何還要不遺餘力地引狼入室?

自然是為了所謂的經濟發展。

最早提出要在加利利盆地開發煤礦的是澳洲礦業大亨、澳洲聯合黨領袖克萊夫·帕爾默。2008年他旗下的一個礦業公司探明了那裡某個鎮的礦藏,立刻宣布要砸80個億進去,還萬分諂媚地給這個煤礦起了一個環球時報體的名字——中國第一(China First)。

為什麼起這樣一個名字呢?用帕爾默自己的話說:中國人錢多唄!(When you need a lot of money there is no better place to get it than in China)他說只要中國在這裡開礦修港建鐵路,每年就可以為燃燒中國夢提供4千萬噸煤炭,同時解決7500人的就業。

中印煤礦業的金主們果然禁不住明送的秋波蜂擁而至,其中包括山西美錦能源在澳洲的分公司MacMines(礦拱門?)。

到2012年,9個項目已經提交了申請,其中5個在體量上都可能成為世界第一。如果這些煤礦全部開採,每年可以產出3億3千萬噸煤;如果這些煤全部焚燒,每年會排放700億噸二氧化碳,比當時澳洲整個國家的排放還要多,相當於世界第七大碳排放體。

但這對政客來說,確實是躍升GDP的極佳跳板。2010年,昆州的工黨總理提出了“煤計劃2030”,要在接下來20年內把昆州的煤產量翻番。

三年以後,自由黨總理更是不甘寂寞,提出了“加利利盆地開發戰略”,要求環保、規劃、國土各條線都精簡審批程序,把礦權打折出售。

就這樣,在印度國內聲名狼藉的阿達尼居然在昆州一路順風順水地通過了一道道的審批。因為他們告訴澳洲政府,這個項目可以帶來1萬人的就業和220億的稅收。要知道,該煤礦所在地湯斯維爾當時的失業率高達9%。

但與此同時,中國的MacMines卻已經退出了昆州的礦權競標。這一進一退之間,印度人和中國人到底誰更聰明?

不管澳洲政府能否吃到阿達尼畫出的大餅,個人認為只要這個礦一開,新一輪不計後果增產值的風潮又將在全世界展開,各國政府將奉行“有錢就是爹,有礦就是娘”的發展思路——其他地方都在高碳增排,憑什麼就我一個要低碳減排?

隨着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地球環境惡化似乎早就不可避免。每個人的眼光都從星辰大海縮了回來,緊盯着眼前那一畝三分地,自己有的吃、今天有的用就足夠了,我死之後,哪管洪水滔天。

有澳洲政客評論阿達尼說,他們採的煤是運回印度的,又不會污染澳洲的環境。

真是太有道理了,就跟把垃圾運往中國一樣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