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遭西方列国联手封堵,澳洲政府也将其排除在了5G市场之外,说是使用华为设备会导致国家安全问题。但这在澳洲民间却反响寥寥,因为大家都明白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从越南到伊拉克到叙利亚,美国这一手找借口开战的把戏玩得再熟练不过了。

但是,有一个亚洲公司在澳洲却着实触犯了众怒,那就是印度矿业巨头阿达尼(Adani)。

开车步行路过悉尼内西区的主街小巷,到处都是Stop Adani的字样。有人为图方便,直接在交通标志Stop的下方贴上印有Adani的纸条,看上去简直无懈可击。

2017年的时候,就有1万6千人聚集在全澳45个地点,对阿达尼表示抗议。在悉尼的邦带海滩,抗议者甚至大张旗鼓地人肉把STOP ADANI拼了出来。

印有这个口号的T恤、帽子、耳环、袜子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大街上,墙面的涂鸦也随处可见。反对组织还特意建了一个网站stopadani.com,历数这个公司的罪状,号召全澳人民行动起来加入反对的队伍中去。

Stop Adani已经成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澳洲规模最大的环保运动。

那么,阿达尼到底要在澳洲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呢?

在昆州中部的加利利盆地,蕴藏着78亿吨的煤矿,在国际上有丰富开矿经验的阿达尼公司就看中了这块肥肉,2010年就开始向昆州政府申请开采。

阿达尼还拿到了昆州艾伯特煤炭运输港的99年租期,准备建造一条388公里长的铁路,将煤矿和港口连接起来。

考虑到这个巨型项目对环境的影响,昆州政府要求对此进行综合环境评估。而上周四,随着地下水管理方案的获批,这个项目的开工已经得到了政府的首肯。

但反对声还在继续,方案刚通过,抗议者就在堪培拉的印度大使馆门外从天而降。

反对的主要理由,还是项目带来的环保隐患。这个项目涉及到在港口清理110万立方米的淤泥,再加上频繁出没大堡礁的货轮,极有可能改变昆州海岸的自然生态。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2010年,中国煤炭货轮深能一号就在昆州沿海搁浅,把大堡礁割开了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条伤疤,燃油泄漏30立方米,事故发生部分海域的生物已经灭绝。

另外,阿达尼的煤矿项目获得了60年的无限制地下水使用权。大自流盆地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淡水库,大部分在昆州境内,北领地、昆州、新州和南澳的水源基本都是依靠这个水库。这个煤矿预计每天要汲取2600万升的淡水,可能对水源会造成不可逆的影响。

该项目的财务可行性也广受质疑,至少有24家银行已经拒绝为此提供贷款,大家都很疑惑——这样烧钱的项目,钱从哪里来?阿达尼是不是就是眼巴巴地等着澳洲政府答应的10个亿?

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只有煤价保持在80美元每吨,该项目才能盈利。而过去5年中,煤价曾一度跌到50美元以下。

以上这些疑虑,如果放在其他公司身上,说不定也只会停留在疑虑而已。但放在本就劣迹斑斑的阿达尼身上,那就不一样了。

阿达尼做过的坏事包括、但不仅限于:

  1. 2011年,阿达尼一艘载煤货轮在孟买海域沉没,导致燃油泄漏,6万吨煤炭沉入海中,但阿达尼公司对此无动于衷,事发后五年都没有进行对污染进行清理。
  2. 阿达尼在印度海边小镇蒙德拉有一家大型燃煤发电厂,他们非法毁掉了75公顷的保护物种红树林,铲平了沙丘,挖光了海底淤泥,阻塞了河道,导致鱼类死亡,淡水盐化,村庄受涝。
  3. 2016年,阿达尼在蒙德拉的发电厂热水管道发生爆炸,烫伤21个工人,其中7人不治身亡。
  4. 阿达尼澳洲公司的CEO曾经是赞比亚一个铜矿项目的运营总监,他们将铜矿产生的“孕金溶液”直接排入河流,导致河水变色,附近村民染病死亡。
  5. 阿达尼在印度为了建造发电厂,贿赂警察,威胁村民,勾结当地政府压低土地价格,收购农村土地。
  6. 阿达尼在印度非法出口了770万吨的铁矿,为掩盖事实,他们贿赂了警察、地方官员、海关官员、污染监管部门、计量部门。
  7. 阿达尼的工厂压榨工人,薪资低于印度最低工资标准,还常常欠薪几个月,还涉嫌使用12岁的童工。

这些事情在某朝或许司空见惯,但在澳洲人民眼里可是触目惊心——华为就算窃取再多的国家机密,那也是你们大佬间的权力游戏;但阿达尼视民生如草芥,我们可不甘心做引颈就戮的韭菜!

既然阿达尼的恶名如此昭著,昆州开矿的影响如此恶劣,澳洲政府为何还要不遗余力地引狼入室?

自然是为了所谓的经济发展。

最早提出要在加利利盆地开发煤矿的是澳洲矿业大亨、澳洲联合党领袖克莱夫·帕尔默。2008年他旗下的一个矿业公司探明了那里某个镇的矿藏,立刻宣布要砸80个亿进去,还万分谄媚地给这个煤矿起了一个环球时报体的名字——中国第一(China First)。

为什么起这样一个名字呢?用帕尔默自己的话说:中国人钱多呗!(When you need a lot of money there is no better place to get it than in China)他说只要中国在这里开矿修港建铁路,每年就可以为燃烧中国梦提供4千万吨煤炭,同时解决7500人的就业。

中印煤矿业的金主们果然禁不住明送的秋波蜂拥而至,其中包括山西美锦能源在澳洲的分公司MacMines(矿拱门?)。

到2012年,9个项目已经提交了申请,其中5个在体量上都可能成为世界第一。如果这些煤矿全部开采,每年可以产出3亿3千万吨煤;如果这些煤全部焚烧,每年会排放700亿吨二氧化碳,比当时澳洲整个国家的排放还要多,相当于世界第七大碳排放体。

但这对政客来说,确实是跃升GDP的极佳跳板。2010年,昆州的工党总理提出了“煤计划2030”,要在接下来20年内把昆州的煤产量翻番。

三年以后,自由党总理更是不甘寂寞,提出了“加利利盆地开发战略”,要求环保、规划、国土各条线都精简审批程序,把矿权打折出售。

就这样,在印度国内声名狼藉的阿达尼居然在昆州一路顺风顺水地通过了一道道的审批。因为他们告诉澳洲政府,这个项目可以带来1万人的就业和220亿的税收。要知道,该煤矿所在地汤斯维尔当时的失业率高达9%。

但与此同时,中国的MacMines却已经退出了昆州的矿权竞标。这一进一退之间,印度人和中国人到底谁更聪明?

不管澳洲政府能否吃到阿达尼画出的大饼,个人认为只要这个矿一开,新一轮不计后果增产值的风潮又将在全世界展开,各国政府将奉行“有钱就是爹,有矿就是娘”的发展思路——其他地方都在高碳增排,凭什么就我一个要低碳减排?

随着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地球环境恶化似乎早就不可避免。每个人的眼光都从星辰大海缩了回来,紧盯着眼前那一亩三分地,自己有的吃、今天有的用就足够了,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有澳洲政客评论阿达尼说,他们采的煤是运回印度的,又不会污染澳洲的环境。

真是太有道理了,就跟把垃圾运往中国一样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