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大利亚的学校里,欺凌、恐吓和网络骚扰非常普遍,这个问题比大多数其他国家都要严重得多。

超过三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中学校长声称,他们每周至少要收到一次学生受到恐吓或欺凌的报告,12%的人声称工作人员也经常受到恐吓或辱骂。在所有经合组织国家中,14%的学校报告称,他们的学生里经常发生与恐吓或欺凌有关的事件。3%的人表示,教师是也经常受到学生们的恐吓。

在过去的五年中,校园欺凌事件不断增加,引发了人们要求相关部门对澳大利亚的学校进行进一步调查的呼声。经合组织每5年发布一次的《国际教学调查》(Teaching and Learning International Survey)同时还让人们更加关注科技对学生安全的影响。

这是政策制定者、教师、校长和家长们需要关注的一个问题,恐吓和欺凌会对受害者的健康、自信心带来持久的影响,

新州中学校长委员会(NSW Secondary Principals Council)主席克里斯·普莱斯兰德(Chris Presland)表示,这份调查结果呼应了最近的幸福调查结果,这份调查结果似乎反映出更广泛的社会文明标准的下降程度。澳人通常不重视教学,还会赞扬那些反对权威的人,这已经成了一种文化。

他说:“孩子们模仿父母的行为,随着科技的普及,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现在在学校里看到的那样。”

《国际教学调查》还显示,尽管澳大利亚的大多数教师在大学期间都接受过课堂管理方面的正式培训,但与国际上的同行们(此次调查涉及到48个国家的26万名教师)相比,他们在课堂上与捣乱学生打交道时还是缺乏自信。

澳大利亚近一半的教师觉得自己没有做好管理课堂行为的准备,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声称,他们由因为学生上课捣乱而浪费了很多课堂时间。

只有45%的澳大利亚教师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管理课堂行为的准备,这远低于经合组织53%的平均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