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在悉尼住了7年的中国男子Paul,2012年便来到了悉尼,他患有乙型肝炎,生活中的他药不能停,然而在病情仍在不断折磨他身体的这一天,他却选择将自己依赖已久的药物,叫停了。

虽然药费“一天才一元”,但是没能通过澳洲签证的健康要求,小伙们要知道,澳洲政府在颁发pr这件事上,对你的医药费是有严格的控制的!

去年,Paul没有通过政府的移民健康要求,因为他因出生而从母亲那里得到的乙型肝炎,被认定会花费太多纳税人的钱。

政府的移民健康标准规定,申请人必须不能患有“可能要求花费澳洲民众大量钱财的照顾和服务的疾病”。

目前这个“大量钱财”指的是4万元。

Paul表示,

“我对这个结果感觉很难过。我的药一天不到一块钱。我最担心的是孩子。因为我住在这里7年了,他们在这里受教育,把他们带回我的国家太难了。”

被告知没有通过健康要求之后,Paul在2月份对医生说,他要停止服用从2006年就服用的抗病毒药物,他相信是这个药让他没有通过移民健康要求。

现在他在等化验结果,希望不吃药肝功能也正常,这样就能推翻移民局的原本的决定。

但是要让一个乙肝病人停止用药,这个决定真的人性化吗?

对此,Paul无奈地说:

“只剩这一条路了。如果能证明停药之后肝功能正常、病毒量低,可能他们还会再考虑我的申请。”

虽然有希望,但是Paul说他还是担心停药会危害健康。

澳洲专家Cowie教授说, 抗病毒药物能在几年内减少乙肝病人肝癌的风险50-70%。面对自己的健康,Paul表示:“停药是挺危险的,我已经这么做快两个月了,我能感觉到很累。”

和Paul面临同样境地的还有一位来自英国的93岁老人,就是因为医药费问题,93岁高龄的她即将被遣返回英国。

由于被视为会对澳大利亚的医疗系统造成太大负担,一位年近百岁的老人即将被遣返回英国,但在英国她并没有家人。 

现年93岁的曼利(Mollie Manley)11年前从英国萨默塞特搬到澳大利亚与家人团聚。

然而,曼利最近遭受一次轻微中风,她的家人担心情况会变到最坏,他们聚集在她的床边,向她道别。 

万幸的是,她活了下来,但由于没有获得永久居民签证,她现在因医药费超过40000澳币而面临着被送回英国的命运,家人担心她会死在返回英国的航班上。 

这个消息让一家人崩溃,她的家人表示,

“我们非常震惊。她说:“我们非常爱她,11年过后,没想到她会被遣送回去,我们感到非常心碎。”

“她将只身一人,孤独地死去,而这里有她的很多家人。” 

曼利于5月12日被告知,她的“父母签证”申请被拒,原因是她的健康状况不佳,不符合申请条件。 

健康准则规定,申请人必须没有疾病,而且必须没有任何可能使卫生部门总共损失4万元以上的疾病。 

曼利的全职护理费用在未来三年将花费约14.5万元。

曼利的女儿奥利弗说:

“我们非常希望他们能给我们的家人和莫利一点同情,让她和我们住在一起。”

奥利弗想到母亲曼利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与世界另一端的家人分开,她感到很伤心。

她说:

“我只是觉得,像她这样年纪的长者,没有家人在身边,独自死去,这是非常令人悲伤的。”

目前,93岁老太曼利的家人预计将很快就能知道有关其签证的最终决定,但他们也有可能会被告知曼利只有28天的时间离开澳大利亚。

这个“40000刀医药费限制”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逼得一个乙肝患者停药,又让93岁高龄老太被遣返?

许多澳大利亚pr的申请者都很容易讲重点放在自己的“个人能力”上,而忽略了签证申请中极其重要的一点——HEALTH!

在官方文件中,有一个说法叫做Significant Cost Threshold,说白了,就是认定申请人的残疾或疾病的治疗或服务成本不能超过某个数值,而这个数值,目前是$40,000。

如果是临居签证,这个医疗成本要看签证总长度,如果是永居签证,对于75岁以下申请人,以5年为期计算其医疗和服务成本是否超过40,000澳币。

而对于75岁以上的申请人,只计算往后3年的医疗费用。

近年来,每年澳洲都有不少申请人因为不满足健康要求而被拒签,近期被曝光的数量尤其多。 

目前,倡导者和政客们再一次纷纷表示这项要求需要改革了,希望往后的政策,可以变得更加合情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