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澳大利亚有多达7成家庭面临高达1500元的额外收费,才能够继续使用他们的私人医保,而这一变化可能会增加公立医院轮候名单的压力。

许多原本只购买较低水平私人医保的成员在4月1日改革中被剥夺了髋关节和膝关节置换等关键手术以及怀孕的保险,被迫升级保险,因此面临更高的保费。

健康基金经纪人iSelect对消费者行为进行了分析,调查发现,为了控制其年度保费,数千名健康基金会成员选择从4月1日起支付一笔新的高昂的附加费。

这意味着当他们去医院时,他们将不得不先支付账单中的头1500元,然后才能向私人医保申请报销。

澳大利亚医疗与医院协会(Australian Health and Hospitals Association)主席沃霍文(Alison Verhoeven)表示,对于许多人而言,这些费用将无法承受,“我认为毫无疑问,自掏腰包费用会让人们转向公立系统”。

消费者健康论坛(Consumers Health Forum)负责人威尔斯(Leanne Wells)表示,“提高额外收费的趋势可能会鼓励更多的参保人选择公立医院”。

以前,保险公司所能收取的最高的附加费为单身人士500元,家庭1000元。

然而,作为从4月1日开始实施的改革的一部分,政府将单身人士的单笔最高附加费提高到750元,而夫妇和家庭提高到1500元。

ISelect女发言人克劳登(Laura Crowden)告诉新闻集团,有将近七分之一的年龄在31到50岁之间的夫妻和家庭选择了支付这笔钱,还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单身人士这样做。

那些选择支付额外费用的人如果处于单身状态,可以在年度保费中节省85-212元,如果已经成家则可以节省170-424元。

在某些情况下,这几乎可以抵消4月1日生效的3.25%的涨价。

“对于那些认为未来几年不太可能住院的年轻会员来说,多付750元的费用具有良好的经济意义,因为它可以每年减少200元的年保费(对单身人士)。”iSelect发言人克劳登说,“然而,对于年龄较大的客户或那些已经出现健康问题的客户来说,我们建议尽量少付点额外费用,因为这可能会变得弊大于利。”她说。

澳大利亚私人医保协会(Private Healthcare Australia)的会长大卫博士(Rachel David)表示,额外收费已经15年没有上调了,更年轻、更健康的人可以以此来降低保费。

澳大利亚私立医院协会(Australian Private Hospitals Association)代理会长齐桑(Lucy Cheetham)表示,对私立医院的需求呈上升趋势,该行业并不担心附加费会影响生意。

从4月1日起,政府推出了一个新系统,将所有健康基金政策分为金、银、铜和基本类别,以简化和方便人们选择。

然而,改革后,许多保险公司只在最高级别的保险产品中覆盖髋关节和膝关节置换术以及怀孕和其他关键医疗程序,导致许多人不得不提升其保险。

为iSelect进行的YouGov Galaxy民意调查发现,只有四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认为新的金、银牌、铜牌和基本级别的保险让人们更容易理解和比较私人医疗保险,而29%的人反对这种看法,28%的人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