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这张令人的图表显示,在发达国家中,澳大利亚人所需偿还的债务水平排名前列。

住房抵押贷款、个人贷款和信用卡账单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20%以上,仅在10年内就达到了显著的增长。

美国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分析公司担心,如果澳储行将利率降至历史新低,澳大利亚的债务负担可能会变得更糟。

该机构在周一发布的一份经济报告中表示,这可能会导致家庭负债率上升,使澳大利亚在其他国家中更加突出。

“这是一个不受欢迎的结果,尤其是考虑到潜在债务负担不断上升的可持续性问题。”

穆迪对世界银行(World Bank)数据的分析显示,澳大利亚家庭债务水平在经济中所占的比例,远高于美国,美国的家庭债务比例不到80%。

它也远远超过了其他发达国家,包括英国、加拿大、新西兰、法国、德国和日本。

只有瑞士的家庭债务水平在2017年更高。

2007年,澳大利亚家庭债务与GDP之比接近110%。

全球金融危机过后,德国、日本、英国和美国的家庭债务占经济的比重下降。

然而,在澳大利亚,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独立屋价格中值飙升,2012年至2017年悉尼房价上涨68%,至逾100万元。

墨尔本的独立屋价格同期上涨了54%。

自2017年见顶以来,悉尼和墨尔本的独立屋价格中值分别下跌了创纪录的17%和15%。

穆迪经济学家预计,在明年复苏之前,2019年房地产价值将继续下跌。

该机构预计,整个大悉尼地区的房产价格中值今年将下跌9.6%,到2020年将上涨3.1%。

据预测,悉尼北区的Ryde在今年的跌幅将会更大,达到15.9%,到2020年将上涨1.1%。

大墨尔本地区的房价将进一步下跌10.8%,明年将回升1.3%。

澳大利亚央行本月将利率下调至1.25%的历史新低。

不过,经济学家预计,明年还将有三次降息,这将使现金利率降至0.5%。穆迪表示,这些降息举措将刺激房地产市场复苏,澳大利亚的债务水平将进一步攀升。

报告说,“预计澳大利亚央行下调现金利率将进一步减少贷款还款额,这也将给房地产市场注入活力,并更加夯实了我们的观点,即澳大利亚全国住房市场将在2019年第三季度触底,之后将逐步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