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住房或退休保障的机会越来越少,谁应该为这个不断恶化的经济状况负责?澳洲婴儿潮一代和千禧一代的人正互相抨击。

千禧一代声称,挥霍无量的婴儿潮一代享受着免费的大学学费和大量的工作机会,他们利用低廉的价格构建好了房产投资组合和生活方式,这给国家预算和经济带来了一个大洞。

然而,71岁的前公司经理、有两个孩子和三个孙子的欧文•贝弗恩(Owen Bevern)说:“他们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在我那个年代,抵押贷款利率高得可怕。”

67岁的退休卡车司机马丁•洛克伦(Martin Loughran)补充道:“我们经历了创历史新高的购房利率和创历史新低的退休储蓄。”

25岁的顾问拉胡尔•马哈拉杰(Rahul Maharaj)的大学学费债务超过了40000澳元,估计他要在家里住两年半后才能存够的还清大学债务的钱。低储蓄率也让他更难存到足够的钱。

尽管抵押贷款利率创历史新低,但他说:“我们还是活得很艰难。”

澳洲的婴儿潮一代和千禧一代在房价、利率和生活方式等方面的代际差异正越来越大。随着出生于1946年至1964年之间的婴儿潮一代的退休,逐渐长大的千禧一代们渴望拥有父辈所拥有的一些社会流动性,比如工作保障和住房所有权。

上世纪80年代曾担任NAB银行经理的史蒂文•米肯贝克(Steven Mickenbecker)表示,这个问题比那些简单的数字更微妙,尤其是对购房者而言。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在霍克-基廷(Hawke-Keating)政府改革金融市场之前,信贷是定量配给的,这意味着抵押贷款申请人不仅必须有一大笔存款(比如30%),而且还必须对自己的储蓄记录和偿还能力进行严格的审慎审查。

史蒂文补充道:“这真的很棘手。贷款申请人还必须对贷款机构表现出忠诚。”

负责监管利率和费用的finder.com.au的分析经理格雷厄姆•库克(Graham Cooke)表示,目前,包括四大银行在内的21家银行提供的平均最低利率为3.74%,与80年代相比要低1400个基点。

格雷厄姆说:“一些贷款机构声称在60分钟内就能处理好申请。”

但新南威尔士州大学商学院(University of NSW Business School)经济学教授理查德•霍尔登(Richard Holden)表示,他不能责怪千禧一代为麻痹他们对经济和工作前景的痛苦在他们打碎的鳄梨早午餐里加了大量塔巴斯科辣酱油的做法。

格兰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研究员布伦丹•科茨(Brendan Coates)也认为,与父辈相比,千禧一代在这方面很难做。

他说:“抵押贷款利率只是一个开始。偿还抵押贷款的痛苦还取决于你为房子付了多少钱,以及通货膨胀和工资上涨侵蚀贷款的速度。如今,普通住宅的价格大约是是普通家庭收入的四倍。20年前只有2.5倍。上世纪80年代的平均通胀率为8.4%,而如今的通胀率约为1.5%。”

格兰坦研究所预测,40年后,略超过一半的退休人员都将拥有自己的住房,目前这一比例已超过四分之三。

布伦丹补充道:“没有证据表明年轻人的消费习惯是他们财富不会上涨的主要原因。事实上,与十年前相比,年轻人在娱乐等非必需品上的支出已经减少了,而他们在住房等必需品上的支出却增加了。”

安永(EY)管理合伙人塞丽娜•肖特(Selina Short)表示,千禧一代还面临着工作不安全感带来的额外压力。预计未来3年,由于技术的变化,雇主们将裁减逾十分之一的工作岗位。

她说:“然而,普遍的自满情绪意味着,许多人还没有为未来做好准备。在我看来,这表明与50多年前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相比,千禧一代面临着更加不可预测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