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悉尼晨鋒報》報道,悉尼達令港的學生住宿菜單上沒有香腸和馬鈴薯泥,也沒有華麗的英式甜點,粥和帶有漿果和枸杞的穀物沙拉是他們每天的選擇。

雖然沒有浸淫在書本中,住在墨爾本Scape』s 393 Swanston Street的居民可以享受電影院和24小時健身房的服務,這裡還有全天候的門房和安保服務。

而Scape位於South Brisbane的學生住宿中,不想走路的學生還可以通過環形滑梯滑到樓下的遊戲室或學習區。

另外Atira位於Toowong的建築還有屋頂泳池以及能看到布里斯班天際線的全景景觀燒烤區。

這些建築都說明,學生住宿已經從乏味的宿舍轉變成有品位的建築設計設計建築,有私人房間還有寬敞的公共區域。

中介公司JLL在一份報告中說:「這些學生住宿甚至可以和四星級酒店媲美。」

Scape執行主席Craig Carracher表示,就在8年前,澳洲沒有特定的學生住宿建築,學生們都住在遙遠且低質量的住宅租房中。

「學生們不想住在North Sydney的骯髒環境中,他們想要有自己私密的空間,也不想與陌生人分享一間浴室。」

JLL投資主管Norel Wild表示,當地的市場正在趕上英國的趨勢,開發商意識到了中產階級外國留學生或他們父母支付高價的能力。

「學生們可以負擔得起更好的住宿,他們也期待能獲得比宿舍更好的住宿,父母則希望孩子們學習的同時待在一個安全宜人的環境。」

根據Student.com的全球學生住宿指數,澳洲外國留學生平均花費339元在租金上,比全球平均值高19%。

悉尼的平均房租為405元,墨爾本323元。但是學生們願意每周支付520元,在墨爾本租下一個大一點的豪華套間,或每周花600元在悉尼租下類似的舒適房屋。

位於39 Darling Drive的學生住宿就提供三餐全包的私人套間,每周房租665元。

Carracher表示,這種住宿的改變不僅僅是泳池和健身房。舉例來說,Scape的清潔工接受了培訓,會觀察可能存在的精神健康問題,比如很多天沒有出現的學生等等。

Scape的建築設計讓學生們必須在公共區域互動,而不是藏在昏暗的角落。

「我們要對住宿內的每一個學生負責。」

Dysin運營合伙人Rufino Villaluz表示,現在學生住宿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開發商和運營商需要清洗的市場定位才能成功。

「我們都知道住宿需求正在增長,但真正的挑戰是定位和滿足學生需求,如果你提供的房子有真正的價值,你就不會有問題。」

JLL預計,學生住宿市場在5個首府城市和堪培拉有8.6萬個床鋪,在一年內增長了1.2萬個或16%。「到2022年12月,學生住宿的床鋪預計將達到10萬個。」

Carracher表示,雖然學生住宿有所增長,但仍然只滿足了十一分之一外國留學生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