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工党前座议员鲍恩(Chris Bowen)表示,澳人错误地认为,他们对中国有着与生俱来的了解,仅因为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

在工党最近推出的深化与亚洲关系的计划中,鲍恩表示,自2005年以来,学习中文的12年级学生人数大幅下降,这对澳大利亚不利。

“在这个有着2500人口的伟大国家……在没有中国背景的人当中,只有130名能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来进行商业往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个……没问题吗?难道只有130名非华裔澳人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吗?

RMIT ABC Fact Check进行了实况调查。

结果

鲍恩的说法是有根据的猜测。

它首先由两位澳大利亚学者宣布。

麦觉理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 前中文研究负责人凯恩(Daniel Kane)在其他学者的帮助下对这一数字进行估计,其中包括墨尔本大学中文教师培训主任奥尔顿(Jane Orton)。

凯恩教授和奥尔顿博士表示,没有正式或精确的方法来计算有多少非华裔可以熟练使用普通话。

但他们表示,考虑到这个群体如此之小,或许可以对他们进行非正式地计数。

Fact Check与该领域的几位专家对130这一数字进行了调查,他们都认为这个数字可能很接近。

我们如何定义普通话的熟练程度?

奥尔顿博士将汉语水平定义为成年人正常用于工作目的的标准。

她说,这意味着那些能够像中国人一样读、写、说和理解汉语的人,能够在他们的领域里做演讲、阅读文件、做笔记、主持会议、管理办公室或工厂。

这一标准大致相当于汉语水平考试(HSK)的五级或六级。HSK是一项国际标准化考试,用于评估非母语人士的汉语水平。

五级是指能阅读中文报刊杂志、看中文电影、能用中文撰写和发表长篇演讲的人。

六级是指能轻松理解中文信息,并能轻松用文字或言语表达的人。

130这个数字是怎么得出的?

这130人是由凯恩教授领导的一个小组估算出来的,该小组由12年级的汉语考官、大学讲师、外交部(DFAT)的成员和澳中商会(Australia 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成员组成。

该组织统计了在以下领域和机构工作的精通中文的人数:学术界、公共服务机构、外交界、澳中商务委员会和澳大利亚工商总会,以及非中文教师。

凯恩教授对Fact Check表示,他没有把军方包括在内,并指出他的研究方法是“猜测,但是有根据的猜测”。

“真的没有准确的方法来计算有多少(非母语的中国人)在澳大利亚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他说。“如果远远超过这个数字,我会感到非常惊讶。”

奥尔顿博士称,大约五年前,该小组最初估计有105人,但后来又增加了25人,以解释任何可能漏掉的人员。

“130是一个非正式的估计数字,但非常有见地。即使是105,120,145,也无关紧要。”

其他中国专家怎么看?

必和必拓(BHP Billiton)中国前总裁且普通话流利的迪内斯(Clinton Dines)表示,130个可能是一个较高的估计。在2014年返回澳大利亚之前,迪内斯在中国生活了近36年。

他说,虽然可能有130多名非华裔澳人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但可能只有不到130名澳大利亚人能读、写和说且达到最高专业水平所必需的熟练程度。

他说:“就政府、学术界和商界的高级决策角色而言,我可以肯定地说,没有130个。”

亚洲教育基金会执行董事哈库里(Hamish Curry)表示,“鲍文指出,在澳大利亚,非中国背景或渊源且能精通普通话的成年人很少,这是没错的。”

“改变这一现状的一个关键途径是让更多的学生在学校学习中文。然而,在过去10年里,完成12年级普通话课程的学生比例几乎没有变化。”

Students from St Xavier Francis college sit on the mat looking at a screen where teacher Regina Wan teaches them from Beijing.

为什么普通话水平对澳大利亚很重要?

奥尔顿博士说,澳大利亚人能够有效地用中文交流是必要的,不仅是为了商业目的,也是为了澳大利亚的整体繁荣和安全。

迪内斯表示,语言能力对于建立信任至关重要,尤其是在中国这样的社会,个人信任比“机构信任”更为重要。

“(澳大利亚人)有法治,而在发展中国家和中国这样的地方,很少有机构信任。”

“信任是非常个人化的。因此,在政治、外交或商业层面,如果没有建立信任的能力,你将一事无成。”

吉拉德政府2012年发布的《亚洲世纪中的澳大利亚》(Australia in The Asian Century)白皮书旨在规划澳大利亚在亚洲的未来。白皮书指出:“如果澳大利亚人对英语以外的其他语言的熟练程度没有提高,那么他们与亚洲建立更深层联系的能力将受到阻碍。”

“在澳大利亚的所有关系和交往中,仅仅依靠亚裔澳人的语言能力是不够的。精通一门以上的语言是21世纪的一项基本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