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可以说是:

世界上最纯真的群体,

是世界上最受保护的群体。

澳洲作为全球最友好的国家之一,

而儿童和妇女的保护举世闻名。

这两天澳洲却被几个孩子弄得人心惶惶…

1. 恶魔生下来的一定是恶魔吗?

今天澳媒都报道了:

17岁的少女生了一个孩子的新闻。

ABC:

 

9News:

 

News.com.au

 

平平无奇的一个宝宝出生,

为什么值得多家澳媒持续关注。

原因就是这位宝宝的妈妈,

大有来头。

 

这位宝宝的妈妈叫Zaynab,是伊斯兰国(IS)恐怖分子Khaled Sharrouf三个孩子之一。另外两个分别是8岁的Humzeh和16岁的Hoda。

 

这三个孩子早在数年前,被亲生父亲从澳洲带去了伊斯兰。

 

由于父亲是ISIS的恐怖分子

所以他们自小就成为ISIS “特殊外援”。

 

不仅在难民营中与父亲举枪合影,

 

还和父亲一样举着“头颅胜利品”合照“留念”。

 

最大的Zaynab还在13岁时,

和父亲朋友恐怖分子Mohamed Elomar结婚。

Elomar同样来自澳洲,悉尼。

 

实在难以想象,

这么惊悚的一幕幕,

这么可怕的生活,

为何会出现在几个孩子身上。

 

也正因为这些种种耳濡目染,当他们祖母Karen Nettleton因为心疼几个孩子变成遗孤生活在难民营而乞求让他们回到澳洲时,很多人都表示强烈反对。

 

据悉,他们的父亲Khaled Sharrouf在几个月前因空袭被炸死后,其祖母一直在努力让这几个孙子,孙儿回到澳洲与自己同住。

 

但此前总理莫里森一直以“考虑澳洲本地人安全第一”为由拒绝,但最近他态度转变了:孩子不应该为父母的行为买单。

 

并且同意了Karen前往难民营,将三个孩子带回澳洲,之后可以跟随Karen一起同住。

 

而刚生下第三个孩子的Zaynab自然是最先考虑带回澳洲与Karen同住的人选。

 

2,一家欢喜几家愁

就在得知几个孩子要回到澳洲后,

可谓是引起了不小的恐慌和争议。

(图片来源:ABC News)

 

总理莫里森表示:

 

父母将孩子带入战区让他们的孩子受到伤害的事实是一种卑鄙的行为。

 

“儿童不应因其父母的罪行而受到惩罚。”

(图片来源:ABC News)

 

Zaynab还称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回到澳大利亚并且想要逃离IS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太害怕了所以才一直待在那里。

(图片来源:ABC News)

 

“我们不是选择来这里的人。我们被父母带到了这里,”Zaynab Sharrouf说。

(图片来源:ABC News)

 

其祖母Karen也很庆幸他们几个孩子可以逃离叙利亚战区与自己团聚。

 

但与他们兴奋开心的心情不同,

很多澳大利亚本地人却表示强烈的担忧。

 

路易斯·纽曼教授是澳大利亚关于创伤对儿童影响的主要专家之一,他表示澳大利亚尚未准备好或有能力处理恐怖分子儿童遭受的重大创伤。

(图片来源:ABC News)

 

她说,澳大利亚需要为受影响的儿童提供更多的培训计划和支持,每个人都需要逐案评估。

 

“这些孩子目睹了暴力行为,一些年幼的孩子可能是直接目击证人,甚至参与其中一些行为”

(图片来源:ABC News)

 

专门研究暴力极端主义的悉尼研究员Madeleine Nyst表示,将孩子过早带到这里的后果将是严重的。

(图片来源:ABC News)

 

“如果我们冒险将孩子们带回来而没有应对机制,它可能在未来造成安全威胁,”她说。

(图片来源:ABC News)

 

反对者指出IS会通过他们的教育系统对男孩和女孩进行系统的灌输。“例如,伊斯兰国境内的许多男孩必须参加军事训练营,”

 

所以人们很担心这三个孩子其实早已被“洗脑”,接受了ISIS的激进观点。

 

目前,所有这些儿童正在接受非常详细的医疗和心理检查,莫里森政府希望通过以此评估他们是否接受ISIS的激进观点。

 

据悉, Karen的三个孙子、孙女已经通过了心理测试。也就是说,这三个孩子目前已经被允许进入澳洲。

 

预计下周第一个孩子将到达澳洲

与Karen暂住在墨尔本,

Karen表示,在三个孩子都抵达后

将搬往悉尼居住。

 

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在本周确认他们回到澳洲后表示,政府已仔细考虑过他们的案件,并会考虑帮助其他困在叙利亚难民营的70名极端分子的未成年子女,从战区返回澳洲。

(图片来源:New.com.au)

 

最后,

遗孤们的遭遇不免让人唏嘘,

但让他们回到澳洲的风险,

同样让人忐忑不安。

如果澳洲在没有任何应对机制下,

真的陆续把难民营里的遗孤们接回来。

对本地人来说安全风险实在是有点高。

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