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计划将新州高考HSC和维州高考VCE等向全球推广,与英国的A-level竞争,作为将其教育专业知识出口到利润丰厚的国际学校市场的新举措的一部分。

尽管澳洲教育体系的质量受到高度评价,亚洲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长,但澳洲的课程、评估和监管材料仅在89所海外学校提供,占市场的0.01%。

根据新州教育标准局(NESA)为联邦教育部门提交的报告,维州是最大的教育产品和专业出口商,为30多所海外学校提供服务。

新州和其他州——除了塔州和北领地——为国外的8-14所学校提供服务。相比之下,有来自130个国家的49.5万名学生参加了英国的AS和A level考试。

NESA主席阿莱古纳里亚斯(Tom Alegounarias)说:“HSC通常被认为是世界一流水准,但我们从未向任何人推销,不过一直都有人来找我们。我们就和任何人一样好,只是我们不够活跃,现在是时候大显身手了。”

预计2018年至2028年期间,在国际学校就读的学生人数将从500万增加到1080万,亚洲的需求最为强劲。

NESA报告称,“随着英文中学的数量预计在未来十年翻一番,预计到2028年全球收入将接近1000亿元,澳洲出口增长的机会很大。”

澳洲可以销售的产品包括HSC和VCE等评估,课程材料——学校教授的学术内容——以及质量保证流程等监管产品。

但目前的方法都是临时性的,学校、机构和各州之间几乎没有协调。

报告称,“这引起了海外客户的混淆。”

随着中国等国家寻求改善其教育体系,澳洲也可以出售教师培训和认证系统。

“教师素质是国际教育业务的增长领域,”阿莱古纳里亚斯说,“我们的教师资格认证工作是世界上最好、最全面的。他们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也会寻求这样的建议。”

该报告指出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是主要市场。通过向这些国家出口,学校代理机构可以增加收入并将国际学生引入澳洲高等教育部门。

2017年,在海外参加VCE考试的学生有大约94%的学生继续在澳洲大学学习。该报告对海外学生的父母进行了调查,发现澳洲教育在海外评价很高。

但它建议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学校产品品牌,以减少潜在客户之间的混淆。例如,HSC可以被描述为“澳洲学校文凭(新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