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的道路上,毒駕的增長速度遠遠超過酒駕,而警方正在尋求擴大對吸毒後駕駛的路邊測試。

維州警方在2018年進行了大約12萬次毒品測試和300萬次酒精檢查。

儘管測試的數量非常少,但是被抓到毒駕的司機數量已經接近酒駕的司機。

《先驅太陽報》報道,共有4633名毒駕司機被抓到,同時有5162名酒駕司機被抓。

根據這些數據,警方平均每26次檢查就能抓到一名毒駕的司機,卻需要進行581次測試才能抓到一個酒駕司機,也就是說,毒駕司機的檢測率高出22倍。

警方進行毒品檢測的次數少於酒精檢測,是因為前者成本更高,而且需要花費更長時間,初步唾液毒品測試需要3分鐘時間。

維州警方表示,毒駕人數變多,是因為酒駕已經成為一種文化上的禁忌,但年輕人並沒有以同樣的方式避免吸毒。

道路安全助理署長萊恩(Stephen Leane)表示,改變人們對毒駕的文化態度將是一個優先事項。

“毒駕司機是我們道路上最大的危險之一,”萊恩告訴《先驅太陽報》。

“酒駕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挑戰,我們真的改變了態度;”萊恩說,社會已經完全不接受酒駕,而且對酒駕被抓的人沒有任何同情。

但毒駕被捕的人數相對較多,促使維州警方開始調查擴大毒駕測試的方法。

維州警方正在審查路邊毒駕檢測程序,以便能夠更快地找到測試和分析樣本的方法,維州警局局長內維爾(Lisa Neville)表示,維州政府斥資2600萬元,將每年的路邊測試從10萬次增加到15萬次。

在新州,自從警方擴大移動毒品檢測之後,毒駕人數大幅增加。

新州警方於2007年開始在路邊測試大麻、超速和興奮劑,每年進行約3.2萬次路邊測試。

根據新州犯罪統計和研究局(NSW Bureau of Crime Statistics and Research)發布的一份問題報告顯示,他們每月大約能抓到40名毒駕司機,直至2013年。

但是,當路邊毒品測試計劃顯著擴大時,被抓到的人也顯著增加。

該問題報告稱,當移動毒品檢測活動在2015年增加到9.7萬次測試時,每月抓到的毒駕司機人數飆升至466人。

2016年2月,被捕的吸毒人數達到了1,035人的高峰。

2015年6月,新州的毒駕定罪率甚至超過了酒駕定罪率,法院對毒駕的起訴率為98.3%,而酒駕為98.1%。

新州警方在其網站上表示,新州警方現在每年進行多達20萬次次路邊毒品測試以及酒精呼氣測試。

新州也擴大了測試的毒品種類,包括可卡因和冰毒。

據《先驅太陽報》報導,在新州和維州鄉村地區,冰毒流行的現象也在公路統計數據中出現,現在,一名司機更有可能死於冰毒而非喝酒。

2015年新州司法廳互動地圖中出現最多毒駕的地區也是深受冰毒影響的地區,如Wollondilly,Port Macquarie,Kempsey和Wagga Wagga。

據《先驅太陽報》報道,在維州,2018年的統計數據同樣表明,在冰毒泛濫的農村社區,如Wodonga、Warrnambool、Bendigo、Traralgon、Wangaratta和Horsham,都是毒駕前十名。

“你所看到的是,農村地區的吸毒問題依然明顯。”萊恩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