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澳洲房市发生了一件“怪事儿”:

一座只剩下围墙和门的“破”房子,

竟然在6年间狂涨两千多万澳元,

最近挂牌出售还吸引了无数买家的关注…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1. 千万古典豪宅

这座吸引了无数关注的“破房子”,位于墨尔本Toorak郊区,坐落在圣乔治路16号的标志性豪宅Ldylwilde正以高达4,000万澳元的价格挂牌出售。

(图片来源:Realestate)

看外观就知道,这座房子来头不小。这座豪宅名叫Idylwilde,是一座安妮女王风格的庄园。这座豪宅建于1913年,占地4000平方米,有着精致的园林,泳池,玻璃温室和用以居住的主屋由于多年来一直精心维护,Idylwilde的外观保持得很好,已经成为Toorak街区的标志性建筑。

(图片来源:Realestate)

在豪宅宏伟的入口大厅后有四个巨大的生活区——一个起居室,图书馆,休息室和奢华的正式餐厅。

(图片来源:Realestate)

 

(图片来源:Realestate)

——有钱人甚至可以在家里的图书馆学习,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在主厅后面,是四间优雅的卧室。

(图片来源:Realestate)

 

Idylwilde深受当地人的喜爱,尽管他们不是业主,他们也以拥有这样一种漂亮的建筑文化为豪。在St Georges Road的居民心中,Idylwilde是“最美丽的家”。

 

像这样的豪宅,

又位于Toorak这样的地段,

高价拍卖也并非什么怪事儿。

但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2. 昔日豪宅遭拆除:历史文化何去何从

几年前,这座维持了百年的豪宅

被一对中国夫妇买去,

经历了“大整容”!

 

2013年,一对中国富豪夫妇豪掷1850万澳元买下这座地标性豪宅,两年后,为了重新规划开发该地块,他们决定将其拆毁。供应商看到了商机,计划在原址开发公寓——这将使这块4000平米的土地得到充分的利用,从而获得更多的利益。

然而,在中国商人眼中促进经济发展、能够赚到更多钱的好事,在澳洲当地居民心里却是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这无异于要毁坏澳洲的文化遗产,我们不同意!

此事在澳洲媒体引发了轩然大波。消息一出,整个街区的民众都心碎了——这座原建于1913年的百年豪宅已然成为了当地的地标性建筑,百年的历史和文化,却被眼中只有利益的中国买家罔顾一旁,任性拆毁!

(图片来源:Realestate)

2014年,拆毁的决定在网络上引起澳洲人的极大抗议。Toorak的居民接受媒体采访时愤怒地说:“这是亵渎神灵。你无法想象为什么人们想要破坏这么好的东西!

“尽管Stonnington议会试图为这座豪宅申请遗产保护,但由于该豪宅是私人财产,遗产保护被驳回,拆除许可很快下发。政府惋惜地表示:“我们没有权利干涉业主拆除或开发他们的私有地产。” 澳洲人对政府决定失望至极——面对自己国家、民族的文化遗产将被毁掉,他们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能为力!尽管不愿意承认,这就是残酷的事实!

在政府拒绝遗产保护申请后,这座号称有着“最好的新艺术风格”的豪宅被拆除,整个庄园都遭到了毁灭性破坏。

(图片来源:Realestate)

“他们不理解这些东西的价值,不仅仅是简单的一个标价数字。“当地的一位古董商Paras说,“痛苦的是,我们再也不能重新造出这些东西。“这座房子里所有维多利亚时代的遗产,珍贵的家具,建筑门窗,雕花地板……全都随着这座房子一起化为了灰和废墟。

 

富丽堂皇的豪宅内部也被夷为平地,只有一些破败的家具仍在原址无人清理。

 

然而, Idylwilde在被拆除之后一直搁置,并没有被开发。昨日豪宅只剩下了一道破败的大门和部分围墙。至今仍有当地居民在墙体上涂鸦,表达这座豪宅被拆毁的愤怒。想想它昔日的富丽堂皇,澳洲人谁能不痛心!

业主将这块空地用临时围栏围了起来,曾经有着豪华喷泉、泳池、花房、景观……的豪华庄园,现在只剩下一园子野草。

(图片来源:Realestate)

 

当地房主海伦·埃尔斯沃思(Helen Elsworth)曾在邻近的Orrong Road居住了30年,他表示拆迁“令人震惊”,毕竟这座房子几经易主都没有遭到过破坏。这座豪宅头一次落入中国买家的手中,就落得了全部拆毁的下场。如果上任业主知道它会有这样的结局,或许根本就不会做出出售的决定。

 

但谁又能想到,六年后,

这块街区的价格竟然比购入时翻了两番!

 

早在2017年,位于18 St Geogres隔壁的一处房产就售出了3800万美元的高价。据估计,Toorak区块的销售将成为维多利亚历史上最昂贵的销售之一。目前,代理出售商不愿意透露出售原因,只表示业主出于个人原因将该地产进行销售。

 

最后,

诚然土地的价格已今非昔比,但再多的金钱也换不回这座地标本身。相比起澳洲人对文化遗产的重视,中国人或许也该反思:我们心中,是否还有文化价值的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