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彼得森(Mark Peterson)在Telstra工作了近39年,负责设计并规划其网络基础设施。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他所在的部门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裁员,但去年情况发生了变化。

他回忆起去年6月的那一天说道:“我当时正要去开会,他们在9点钟开了个会,告诉我们有关裁员的事,但是我在到那里之前已经在广播上听到了这个消息。”

来自新州纽卡斯尔的马克是Telstra约9500名员工中的一员。Telstra宣布净裁员8000人,并新增1500个职位。

去年9月,在一轮集体裁员中,他被裁掉了,在全澳约100名担任类似职位的员工中,有50%的人都被裁掉了。

去年6月,Telstra宣布了一项旨在提升留下来的员工的技能的计划,帮助他们在一个更精简、更灵活的组织中找到新的工作方式,而对于那些被裁员的员工,该公司也创建了一个过渡计划。

马克说:“他们会给你提供简历写作和面试技巧方面的培训,但最终你只能靠自己找到另一份工作。”

员工可以申请招聘广告上的职位,也可以安排与想离开Telstra的人互换工作,但马克表示,由于没有提供技能培训,他找不到一份自己能胜任的工作。

他说:“你必须能够从第一天起就能完成他们给你的任务,你必须能够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开始做这件事。”

马克正在休假一年,然后再考虑下一步行动,但他表示,从Telstra离职后刚开始的生活调整是很艰难的。

社区与公共部门工会(CPSU)副主席Brooke Muscat-Bentley表示,自宣布裁员以来,他们一直在与Telstra合作,但员工对裁员过程并不满意。

她说:“我们认为,Telstra可以在员工身上做更多的投资,进行一些真正的重新部署活动并寻找那些自愿离开的人,而不是拍拍员工的肩膀,让他们走人。”

上周正在进行的企业谈判还引发了工会的另一个担忧,Telstra希望在协议中引入一项条款,使那些被Telstra子公司裁员的员工能重新获得工作,比如在移动和互联网提供商Belong或Telstra Health工作。

如果员工接受了这个职位,他们将被调到新公司,但如果该员工拒绝调到新公司,他们将被裁员,没有任何补偿。

Telstra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一条款是惯例,符合他们在《公平工作法》中定下的义务。

电信专家马克•格雷戈里(Mark Gregory)表示,NBN开始接管Telstra的固话业务,Telstra准备招募更多懂高科技得员工并推出5G网络,目前雇主急需的技能正在发生变化。

这位RMIT的副教授说:“对于许多在Telstra工作了25年或30年的人来说,这是一个不确定的时期,这确实意味着人们需要考虑重新求职。”

他表示,未来这个行业需要的人才将是那些精通现代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以及一些能提高行业生产率和效率的人。

Telstra称这一最新的T22战略调整是为了在三年内削减25亿元的成本。

格雷戈里教授表示,对Telstra的股东来说,这是一个成败攸关的时刻。

他说:“在过去的20年里,Telstra在澳大利亚国内和国际上有很多项目都失败了。”

Telstra首席执行长潘恩(Andy Penn)将于下月公布Telstra在2019财年的业绩。

Telstra在5月公布的最新消息中称,其T22战略已取得良好进展,该公司将在19财年提前裁员,并增加2亿元重组成本。

然而,马克表示,他的前同事们士气低落。

他说:“这些裁员让很多人感到震惊,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那个被裁掉的人,他们可能会在任何时间被解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