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行业团体和法定机构都试图提升标准,但企业领导层中几乎没有少数族裔成员。

但根据前Gresham总经吴先生(Nick Goh)的说法,那些反对文化刻板印象和无意识偏见的人应该将其视为一个机会而不是障碍。

“留在一个你认为自己处于不利地位的环境中可能是一场真正的心理挑战,但你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而且你的文化背景也有很多优势。”吴先生说,他现在是Bass Capital的私人贷款人。

“选择一个你真正希望融入的团队……你真的想加入一个不愿接受多样性或独特品质的团队吗?不要光抱怨,要行动起来。”

根据澳洲人权委员会,悉尼大学,澳洲亚洲协会和悉尼委员会的2018年报告,只有3%的首席执行官和5.1%的高级管理人员具有非欧洲背景或原住民北京。

工党最受尊敬的外交政策人物之一埃文斯(Gareth Evans)今年在两次公开演讲中提到了“竹天花板”。

吴先生出生在阿德莱德,父亲是新加坡华人。他敦促雇主在引进和接纳差异方面“有所作为”,并指出这种做法改善了Bass Capital的业绩。更早以前,他选择离开大型企业,加入小型精品投资公司Gresham和Wingate,并担任董事总经理兼资产融资主管。

他认为,当前的环境比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更具文化包容性,并希望新移民不要轻率地将他们的困难归结为“天花板”。

“有些因素似乎是排外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例如,人类天生就喜欢和具有相似背景或经历的人抱团,这并不是种族主义。”吴先生说,关键在于坚持不懈。

但出生于中国的刘先生(Lester Liu)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在他拿到劳资关系博士学位,并在新州Newcastle工作了七年之后,他选择回到中国。

刘先生表示,尽管他多次改变自己的简历以适应西方模式,还是屡屡遭到私营企业和大学拒绝。

他选择使用英文名而非原本的中文名,因为他被告知许多雇主一看到中文名就把简历丢掉。

「你必须学会发表意见」

他把简历上的爱好从“听起来很宅”的“学习、阅读和上网”改成“体育运动和社交”。

“问题是,企业核心或决策者未必是白人,但依然是一个类似于白人的具乐部。要想进入这个具乐部,你不需要是白人,但你得在外表和行动上像白人,包括要学会夸夸其谈。”他说。

说话轻声细语的刘先生并不喜欢“夸夸其谈”,或者是自我推销。

然而,吴先生反而认为,刘先生“书呆子”般的爱好——“学习、阅读和上网”——可能反而是公司所需要的。

“担任大学橄榄球队的队长可能证明你是块党领导的材料,但担任国际象棋具乐部的部长就一定表示你是个书呆子或独行侠吗?”他说,“这实际上意味着你可以在许多方向上进行思考,并具备高度战略性的思维方式。哪一项对带领一个组织去的成功更重要呢?”

“包容、承担风险并开始行动是让澳洲变得更好的途径之一。那么其他的澳洲企业还在等什么呢?”

在线经纪公司Bell Direct的首席执行官赛尔瓦拉贾(Arnie Selvarajah)15岁时和家人从马来西亚移民来澳,他加入了学校的篮球队,以融入社会。

但他补充说,仅靠体育运动无法打破“天花板”,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也很重要。

“你不能以[亚洲]背景为借口。你必须回应你所处的环境并去影响结果。你必须学会有主见并把它表达出来。”他说。

“你可以一点一点地改变[新的祖国],你可以让人们接触到不同的思维方式,但你无法一蹴而就。”他说。